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二章 传武

第十二章 传武

推荐阅读:
    陈乌自打住进祝家后还没有出过门。因此在跟着管家伯伯坐进小轿车后难免有些慌乱。

    缺乏安全感的小孩总是喜欢胡思乱想,陈乌这会儿也不例外。他害怕管家伯伯要把他送回城中村去,开始不断回想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难道是最近吃得太多?还是惹缙东哥哥生气了?又或者是惹芃芃妹妹生气了,他们好像都不喜欢自己。

    掰着手指头想了半天,陈乌才发现自己在祝家一无是处,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陈乌懊恼地想自己怎么就不能表现得更好一点呢?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更加讨喜一点呢?不过就算被送回了城中村,也要一辈子感谢他们!祝家的人都是好人!

    他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始终记得自己出生在城中村,来自社会底层,在祝家的生活就当是做了一场美梦好了。

    陈乌下定决心后,也不怎么难过了,将脸贴在冰凉的车窗上,看宽阔马路旁的绿化带,不断向后退去。当吐出来的气流在车窗上打上一层白霜,陈乌紧张地用衣袖擦了擦,看着重新光洁如新的窗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
面,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弄脏,要是被送回去了还要赔钱可怎么办。

    谁知下车的时候,却并不是陈乌熟悉的城中村,而是一所医院。

    在这里他的眼睛接受了各种奇怪的检查,医生也说了很多话,陈乌没太听明白,只乖乖回答医生的问题。

    张管家听了很惊讶,原来这小孩的近视是这么弄出来的。客房连个桌子也没有,的确是他们太大意了。

    出了医院后,管家伯伯又把人带到了一个大大的店铺,干净的玻璃橱窗里摆着一个一个镜框。

    “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吧。”管家伯伯说。

    陈乌不敢挑,他也没什么审美,就指了指最近的一个。

    是个毫无设计的黑框眼镜。管家伯伯没说什么,只叫店员把镜框取了出来。

    从店铺里再走出来的时候,陈乌溜圆的眼睛上架上了一个黑色镜框,原本水润的眼睛被遮挡在了薄薄的镜片后面。

    回到祝家的时候,祝缙东难得在家,他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陈乌走在张管家后面被遮得严严实实,冷冷地说:“过来。”

    陈乌早已决定要更加听缙东哥哥的话,不能惹他生气,于是赶紧跑了过去,蹲在他的腿面前,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

    祝缙东只看了一眼那又黑又土的镜框,便忍不住皱眉道:“什么78玩意儿,真丑。”

    本来这卷毛鸭子就只有一双眼睛能看了,现在还被藏在奇丑无比的黑框眼镜后面,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陈乌听祝缙东骂人,又低着脑袋只留一团卷卷的头发印在祝缙东的眼底。

    祝缙东很讨厌陈乌这个毛病,老是躲躲闪闪,又不是下水道里的老鼠见不得光,为什么总是不敢看他。

    “抬头,看着我。”祝缙东冷冷地命令道。

    陈乌没有反抗,拼命压抑着心底的恐慌,抬起头看着祝缙东。

    如今的陈乌长得不讨喜,但他的一双眼睛生得极为好看。睫毛又长又翘,根根分明,眼仁很黑,却不像祝缙东的眼睛那么凶,反倒像初生的小鹿眼,清澈水润,看上去亮闪闪的,像落进了小星星一样。

    只可惜这双眼睛现在被遮挡在了一副丑丑的镜框之下,窥不见半点风采。

    ……

    晚饭桌上,难得祝学良和周幼薇回来得早。

    周幼薇表现得很自责。毕竟是他们太过疏忽,没有注意到陈乌长期用眼不当直接成了真性近视。

    在饭桌上聊了一会儿,周幼薇突然说:“陈乌,你这几天先搬到缙东房间里去住,等过几天你房间重新布置后再说。”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愣了。

    祝缙东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不行,我不同意!”

    周幼薇早料到儿子的反应,但她向来是有主见的人,也不让步:“你陈乌弟弟都近视了,就你房间光线合适,睡一个房间咋啦?”

    祝缙东暴躁地说“什么玩意儿,书房光线更好呢!”

    “书房能睡人?你房间床那么大,分一点儿给他有什么关系。你爸爸把他接到咱家来,可不是为了虐待他的,你亲妹妹也需要他,明白吗?”

    祝芃芃却是饭也不吃了,嘟着嘴说:“哥哥房间里只有一张床。陈乌哥哥比我还大,怎么能和哥哥一起睡呢?”

    祝芃芃很喜欢祝缙东,小时候非要粘着祝缙东一起睡。都快五岁了才被逼着分开,这会儿听见这消息心里百般不乐意。

    周幼薇向来宠女儿,听祝芃芃这么一说有点犹豫。

    祝学良发话了:“芃芃乖啊,陈乌暂时住个十几天吧。等年后找人来把那房间改改就搬出来了。”

    祝芃芃很听祝学良的话,闻言只能撇了撇,不开心地搅着碗里的汤。

    祝缙东见爸妈都同意了,烦躁地抓了一把硬硬的头发,蹭的一下站起来,不满地说:“他跟我一个房间,我睡不着!”

    周幼薇见祝缙东为了这事一直忤逆她,也有点不高兴了,语气强硬地说:“就你臭毛病一大堆,刚好让陈乌治治你!我跟你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可别欺负他。要让我知道你打人小孩儿了,就把扔到你爷爷那儿去磨练磨练!哦,对了,别想着让人睡地上。”

    “艹。”祝缙东咒骂了一句,想起部队里监狱一样的生活,终究没有反驳。

    几个人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给定了,没谁想起来要征求陈乌的意见,作为事情的主角,陈乌本人一句话也没说。

    说实话,陈乌其实不太愿意搬过去的。

    他打心底里害怕祝缙东。

    虽说祝缙东只比他大三岁,却比他高壮太多了,长得也凶,还老爱骂他。陈乌真怕哪天把祝缙东惹到了,被结结实实一顿揍。

    算了,只要缙东哥哥高兴就好了,被打几下无所谓的。陈乌在心底对比了一下庄为民和祝缙东的可怕指数,还是觉得庄为民要坏上许多,虽然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事情拍定了,周幼薇这才跟陈乌说:“乌乌,你今天晚上就收拾收拾搬过去,要是祝缙东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嗯嗯,好!”陈乌点点头,丝毫没有反驳。

    逆来顺受就是他的保护色,更何况他并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

    陈乌虽小,却已经非常具有寄人篱下的觉悟。所有决定都不是自己可以做的,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

    吃完晚饭,周幼薇就让佣人把家里的客房全部锁了,防止祝缙东耍花招。

    在周幼薇的监督下,祝缙东脸色臭臭地把陈乌领进了自己房间。

    祝缙东的房间非常大,分了三个活动区。最外面是书房,摆着一张干净整洁的大书桌。书桌后的一整面墙被改造成书橱,上面摆满了书籍和各种赛车模型。

    中间是个休闲区,什么东西都有。墙壁上贴着的篮球明星海报,墙壁边的新款游戏机,角落里还挂着一个拳击沙袋。

    最里面是休息的地方,摆着一张巨大的床。上面的被子皱成一团,主人显然没有耐心整理。

    卧室是非常私密的场所,像祝缙东这种领地意识非常强的人,平时连打扫卫生的佣人都不让进,这会儿却被陈乌给闯入了。

    尽管陈乌已经管住自己的眼睛没有到处乱看,但祝缙东的心情显然不是很美妙。

    他看着闯入自己私人领域的卷毛鸭子,觉得十分碍眼。有那么一瞬间后悔告诉周幼薇陈乌近视的消息了。

    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他知道陈乌近视后,更多的是想看看能不能治疗,毕竟那双眼睛藏在镜片后实在可惜。

    祝缙东板着脸说: “你的被子和枕头放在墙那边。房间里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你通通不许动,听见没?”

    陈乌乖乖地点头,小心的把被子和枕头铺了上去,动作幅度很小,生怕惹祝缙东不开心。

    事实上,祝缙东心情非常不爽,看着陈乌把被子放自己床上的时候,差点没忍住连人带被给扔出去。

    陈乌自己收拾了一会儿,时针就走到晚上九点了。

    祝缙东平时睡觉也挺早的,看着陈乌收拾完东西后便一直杵在原地,跟块木头一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你自己去客房洗澡,洗完记得换干净衣服,我睡靠窗这边,你睡靠墙那边。晚上睡觉的时候离我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