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一章 夺天经

第十一章 夺天经

推荐阅读:
    虽说初八那天寒假期间的家教就结束了,但陈乌还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王强为了在汇报进度的时候能显得硕果累累,特意甩了很多书给陈乌。实际上,他教的东西很有限,而且大多是照本宣科地念一遍,甚至没有重复的耐心。

    自从王强接手陈乌的家教工作后,陈乌便一直处于高强度的学习中。他脑子不够用就希望用努力来填补,天天在祝家也没什么事,抱着书一遍一遍地啃,晚上也熬得晚。

    再加上他住的是客房,房间里没有台灯和书桌,迷离的吊灯虽然极具观赏性,但看起字来有些费眼睛。

    小孩子的睡眠尤其重要,严重的睡眠不足让他整日里恹恹的,祝缙东看见看他一次就皱一次眉头。

    十二这天,祝缙东去了朋友家一趟,刚脱下鞋子,嘴里吐出一口寒气,就看见妹妹和卷毛鸭子在客厅里看电视。

    陈乌本来挺喜欢看电视的,但看什么节目不是他说了算。

    像祝芃芃爱看的公主电影,陈乌就不怎么喜欢,可周幼薇让他吃完饭后看一会儿电视,陈乌也就跟着看。

    客厅的沙发又大又软,能坐下十几个陈乌,但祝芃芃私下里警告过陈乌不许坐上来,反倒是她穿的蓬松长裙铺在沙发上,占了好大一块地。

    陈乌也不生气,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手支着下巴,像是跟在公主身边的小太监一样,斜着脑袋看看。

    他很容易感到满足。就算电视机里播放的内容不是他喜欢的,但他依然怀着感恩的心态认认真真的观赏。不像是娱乐休闲,更像是完成某种应尽的使命一样。

    只是由于最近视力下降,坐的小板凳越来越靠近电视机了。

    祝缙东看到的场景就是这样的:那个又黑又矮的卷毛鸭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小板凳上,头微微朝上昂着,眼睛眯起,跟个观察敌情的侦察兵似的。

    祝缙东撇撇嘴,把鞋换好走进客厅里,摸了摸祝芃芃的脑袋:“芃芃在看什么?”

    祝芃芃回头,看到祝缙东站在身后,兴奋地跳了起来,一把抱住祝缙东的胳膊,撒娇道:“在看梦幻公主朵拉啦!哥哥陪我一起看嘛!”

    祝缙东很少看电视,对这种粉粉嫩嫩的公主画风更是敬谢不敏,边抽回手边说:“不了,我要去洗澡。”

    祝芃芃把头偏向一边,嘟着嘴假装生气:“哼,哥哥不喜欢芃芃了!那我也不喜欢你了!”

    祝芃芃长得冰雪可爱,加上从小身体不好,在家里的地位是向来是最受宠的。

    身为哥哥的祝缙东也只能无奈的妥协:“那好吧,我先去洗澡,待会过来陪你看,行了吧?”

    祝芃芃立马笑开了:“真好!我就知道哥哥最喜欢我了!”

    祝缙东果然没有食言,洗完澡就边擦头发,边坐在沙发上,陪着祝芃芃看起公主电影来。只是比起无趣的动画片,祝缙东自己也没意识到,他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陈乌身上。

    这只卷毛鸭子穿着新买的白色毛衣。

    毛衣是圆领的,露出小鸭子黑黢黢的脖子,倒是又细又长。

    祝缙东心说这丑小鸭竟然还长着个天鹅颈,就是太黑了点,顶多算是个黑天鹅的脖子吧。

    小鸭子的头顶上的卷毛细细软软的,可能是由于营养不良,发色黑中泛黄,发尖有些干枯毛躁,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把这卷毛给蓐平了。

    盯了一会儿,祝缙东蓦地发现小鸭子的身体怎么越来越靠前了?一副要钻进电视机里的架势。

    祝缙东皱眉,从桌下拿出纸笔,刷刷写了几个字。

    陈乌正认真地想要看清楚电视机里出现的画面,谁曾想背后突然一凉,像只猫仔一样被人提溜着后领给拉了起来,陈乌回头一看,浑身开始哆嗦。

    缙东哥哥怎么在这儿?!

    祝缙东皱着眉打量了陈乌一眼,这小孩儿怎么回事?胆子比奶猫还小,话说重了,不超三句,眼眶就红了,娇里娇气。

    祝缙东松开陈乌,把手里的纸抬了起来,不耐烦地说:“你给我站远点。”

    陈乌不明所以,偷偷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祝芃芃,她连电视也不看了,兴致勃勃地看着这边。

    芃芃妹妹应该不需要人陪着看电视了吧?陈乌这么想着,拔腿就朝楼上跑。

    还没跑两步,后领又被人扯住了,缙东哥哥的脸色变得好难看。

    “跑什么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你给我站到楼梯口那儿去。”

    原来不是要我走啊。

    陈乌低着脑袋怂拉吧唧地听言吩咐,走到楼梯口像面壁思过一样对着墙壁,浑身站得笔直。

    “回头,看这边!”祝缙东看他蠢兮兮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陈乌哦了一声,又乖乖地转过身来,自己也没意识到,一张干瘪瘪的小嘴巴微微嘟了起来。

    祝缙东看他低眉顺眼的样子忍不住加重了语气:“受气小媳妇儿一样,能不能行了。”

    不过好歹还有点良心没把人欺负太狠,把纸一抬,指着字问:“喂,看看这上面写的啥?”

    陈乌一会儿张大眼睛,一会儿又眯成一条缝。

    祝缙东仔细的打量着陈乌的眼睛。

    陈乌的眼睛也很黑,但却清澈水润,总是带着股无辜的气质,让人心生恶劣,想好好欺负一下,让水润的眼睛再蒙上一层水雾。

    只是这双漆黑的眼睛此刻盈满了疑惑,看得祝缙东心底一阵烦躁。

    “往前走两步。”祝缙东冷冷地命令道。

    说两步,拘?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顭
土讲剑挛谑挪阶油奥酰搅酥付ㄎ恢茫痔房聪蜃g贫邮芟乱徊街噶睢

    “再看看我写的什么?”

    陈乌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但纸上的字就是糊成了一团,始终看不清。

    陈乌愧疚地低下脑袋,偷偷打量祝缙东的脸色。

    缙东哥哥好像更不高兴了啊。陈乌想。

    祝缙东差不多确认了陈乌近视的事实,走到陈乌面前把纸往小鸭子头上一盖,语气恶劣地说:“一天天正事不干,就不能少看点电视了?你一男孩儿还想着变公主呢,恶不恶心。”说完,人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陈乌失落地看着飘到地上的白纸,捡起来一看,第四个是鸟,第五个是子,五个字有三个不认识,心里更加难受了。

    我真的好笨啊。

    陈乌沮丧地想着,晚上回到房间还在想这件事,越想越难受,最后闷闷不乐地睡了过去,导致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像是株缺水的小树苗一样,整个人焉儿答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