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章 部落之危

第十章 部落之危

推荐阅读: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转眼已经到了姥壝猲蠂蠀锚12.c贸屑
霸鲁醢恕

    陈乌关于腊八节的回忆是一小碗腊八粥。

    陈乌从来没有和庄为民、陈芳丽这对临时夫妻过过年。

    当别人家家户户团圆的时候,他的父母回了乡下,和他们真正的家人团聚去了。

    因此陈乌从来都不期待过年,对别人意义非凡的团圆佳节,对他而言,不过是父母缺席的极其普通的一天罢了。

    相比之下,他很喜欢腊八节。腊八这天,陈芳丽会上街买一些大米、花生、红豆等回来,放在锅里慢慢熬煮,再加上一小勺白糖,就是一年中难得的美味。

    陈乌那时候不过一团孩子气,人长得又瘦又小。但比起同龄人,他懂事得不像个孩子。陈芳丽一进厨房,他就跟过去帮着陈芳丽淘米。

    锅子里咕噜噜冒出的白烟里,陈芳丽温柔美丽的脸变得模糊不清。

    小孩子的记忆本就短暂,陈乌时不时便会想起他的妈妈。只是最近他连陈芳丽的模样也想不起来了,只在脑海里剩下一点残存的回忆。

    ……

    初七这天晚上,张婶婶就开始忙碌起来。腊八粥经火,在后半夜就要开始煮,然后一直用微火吊着,一直熬到第二天早上,软糯的腊八粥才能出锅。

    陈乌主动跑到厨房里给张婶婶帮忙。

    他两只干瘦的爪子黑乎乎的,但张婶婶一点也不嫌弃他,递给他一盆红豆,让他洗红豆去。陈乌开心的领命,坐在小凳子上一粒一粒地仔细搓着。

    张婶婶一边给红枣挖核,一边打趣陈乌:“小乌,你怕鬼不?”

    陈乌摇摇头:“我不怕,妈妈说过鬼都是假的!”

    张婶婶故作严肃地给陈乌讲“赤豆打鬼”的故事。

    陈乌听着那些面目可憎的恶鬼非但不怕,反而咯咯地笑起来。刚发出声音又想起祝缙东上回说他吵的事,便赶紧捂住嘴巴,小声地给张婶婶打眼色:“张婶婶,你小声点哦,缙东哥哥会过来骂人的!”

    张婶婶无奈地摇摇头:“少爷哪里凶?你别太怕他了。”

    陈乌却难得没有露出赞同的神情,反而一板一眼地说:“他超凶的!都骂了我好几次了。”

    张婶婶感觉有些好笑,祝缙东这孩子她从小看着长大,脾气跟别家的熊孩子比起来已经算顶好的了,起码不会无理取闹,对人也很尊重。

    “说恶鬼你都不怕,反而怕小少爷。难不成小少爷比恶鬼还可怕?”

    陈乌煞有介事地点头:“他比鬼可怕多了,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张婶婶刚想接一句,冷不丁看到祝缙东站在厨房门口,一脸阴沉,也不知道将刚才的话听了多少去。

    张婶婶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赶紧站起来:“小少爷,您来这儿做什么?”

    陈乌赶紧回头一看,吓得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祝缙东冷哼一声,道:“张婶,我有点饿了,过来拿点夜宵。”

    张婶婶赶忙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活计,给祝缙东下了一碗面。祝缙东趁等面的时候朝陈乌走过来,蹲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陈乌:“我比鬼还可怕?”

    陈乌看他脸色不善,心脏被吓得怦怦跳,眼神躲躲闪闪不敢说话。

    谁知祝缙东根本不放过他:“有没有礼貌,看着我说话!”

    陈乌只能硬着头皮看向祝缙东。

    祝缙东的眼睛又黑又沉,陈乌盯着看时只觉得里头净是凶光,看了不过一秒,赶紧又把眼神移开了。

    “对,对不起,缙东哥哥。”

    “我让你道歉了吗?我叫你看着我说话,听不懂话呢?”

    陈乌委屈得快哭了,他胆子不大却很少哭。庄为民心情不好拿他出气的时候,他也没哭过。

    但这会儿听祝缙东凶巴巴的语气,竟然红了眼眶。

    陈乌一边想着他来新家后变得娇气了,一边又想着自己为什么这么不讨喜,缙东哥哥总是要骂他。

    张婶婶看小孩儿都要被欺负得哭了,赶紧过来打圆场:“小少爷,您的面快要好了,赶紧端去吃吧。陈乌这小孩儿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跟他较真啊。”

    祝缙东哪里听不出来张婶婶话里的回护之意,顿时又气又纳闷。

    他亲妈是这样,算半个娘的张婶婶也是这样,怎么老说他欺负陈乌。

    他到底哪里欺负陈乌了?这卷毛小鸭子又怂又不听话,咋还不能说他两句了?又没有伤他一分一毫的,怎么就比小姑娘还金贵了?

    气归气,但祝缙东很尊敬张婶婶,也懒得理陈乌了,端着热腾腾的面出去了。

    陈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缙东哥哥真的太可怕了!

    ……

    第二天,腊八节。

    康兰心和王强老师一大早就上门来拜访了。

    周幼薇之前就跟两个家教约好了,两个小孩的补习到腊月初八为止,虽说是他们上门拜访,但周幼薇给两个老师包了大红包。

    康兰心只是淡淡一笑,王强则显得很是激动。

    几个人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儿,张婶婶便将熬了一宿的腊八粥端了上来,让大家尝尝。

    陈乌也分到了一碗,坐在角落里,小口小口地喝着。软糯香甜的口感让他很是满足。

    外面的北风呼哧呼哧的刮着,温暖屋子里,电视机正在放童谣:“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过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

    祝芃芃坐在周幼薇的怀里,学着电视机里的童谣,声音清亮地念着。

    康兰心满含笑意,王老师也不停地夸赞。

    陈乌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也小小声地跟着念,长着卷毛的脑袋时不时地点两下。

    只可惜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祝芃芃的身上,比起光鲜亮丽的女主角,他只是微不足道的丑角罢了。

    腊八一过,家家户户开始洒扫庭院,挂上大红灯笼。

    春节的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

    陈乌却发现自己最近看东西越来越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