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八章 再得功德

第八章 再得功德

推荐阅读:
    这段时间快到过年了,祝家的人都是大忙人。

    陈乌刚到祝家的那几天还不明显,但等陈乌安顿好之后,祝家就恢复了它以往忙碌的步调。

    祝学良每天很早就出门了,一个月里有好几天都不在家。周幼薇出生于国内顶尖财阀,目前在旗下集团担任执行董事,虽然为了两个孩子每天回家,但经常都很晚才回来。

    今天似乎更晚了。

    陈乌抬了抬沉重的眼皮子,依旧笔挺地坐在客厅里等着周幼薇回家。

    当看着周阿姨穿着干练的服装,提着精巧的女包回来时,陈乌心里还是有点惊讶。

    周幼薇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那种女强人气质和她在家温和的样子差得太远了。

    不过周阿姨还是那么好看!陈乌在心里默默地想。

    周幼薇看到客厅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的小孩儿时也很吃惊。她拉过陈乌问:“乌乌,你在等我呢?”

    陈乌点点头。周幼薇又是感慨又是惊叹,哪里来的这么贴心的宝贝啊!不提祝缙东那个混球,就连祝芃芃也少有这么暖心的举动。

    “乌乌,最近公司比较忙,我回来得晚你可别再傻乎乎的等我了!这都快12点了,你不困吗?”

    陈乌摇摇头,一板一眼的回答:“周阿姨,我不困的,白天一直在睡觉。”

    周幼薇一愣,这才想起小孩儿到了祝家好像整天都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过。

    不出意外的话,这小孩儿以后是要养在家里的,还得上点心才行。

    于是周幼薇问:“乌乌,你念过书吗?”

    陈乌摇头。

    周幼薇怜惜地揉了揉他长着卷发的小脑袋:“这几天我太忙了,忘了给你找学校。这样吧,你明天先跟着芃芃一起,让康老师教你认认拼音,等开春你就去学校念书好不好啊?”

    陈乌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幼薇。

    周阿姨竟然要让他去念书!

    在城中村的时候,陈乌最羡慕的就是隔壁的刘小胖。刘小胖人如其名,长得又矮又胖,一点也不好看。但陈乌还是很羡慕他!

    因为他在念书!他身上总是穿着湖蓝色的校服,脖子上缠着红领巾,每天背着书包上下学,嘴里时不时的念两句课文,跟城中村里到处跑的野孩子一看就不一样,那叫一个神气!

    别的街坊邻居总是指着刘小胖说:“这孩子会读书,以后能挣大钱!不像我们啊,活了半辈子都是给别人打工的料。”

    从小印在陈乌脑子里的就是这样一个等式:读书等于挣大钱,挣大钱等于一辈子不吃苦!

    而现在周阿姨竟然说要他去读书!那他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吃苦了?!

    陈乌被巨大的惊喜砸晕了,结结巴巴地问:“周阿姨,我我我我真的能去读书吗?”

    周幼薇笑说:“当然了,你这傻孩子,不读书能wenxue12.com
干什么。我们乌乌这么听话,一看就是读书的好材料!”

    惊喜过后,陈乌又开始不安起来,他本质就不是个安心接受别人馈赠的人,前年妈妈离开的时候,还抱着他说了一堆他听不太明白的话,总之就是想要得到什么,就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陈乌不安地拉了拉周幼薇的衣袖:“周阿姨,读书会不会很贵啊。”

    周幼薇失笑:“傻孩子,咱家缺什么都不缺钱!你好好念书就行了,别的不用操心。只要你努力了,就算成绩不好,周阿姨也不会骂你的。”

    陈乌高兴坏了,破天荒地大着胆子扑到周幼薇怀里:“周阿姨,你真好!等我以后赚到好多好多钱了,全都给你!”

    周幼薇刮了刮陈乌小小的鼻头,玩笑道:“好啊,那周阿姨就等着你赚大钱养我了!”

    陈乌好久都没有感受过来自长辈的温情了,本来还有点困倦的大脑瞬间变得十分兴奋,像只小虫子一样,在周幼薇带着淡淡香水味道的怀抱里钻来钻去,乐此不疲。

    周幼薇看着小孩儿终于有了点同龄人的小调皮,也笑着跟小孩儿玩闹起来。

    谁知一道包含冷意的质问突如其来。

    “你tm大半夜吵吵什么呢?!”

    陈乌吓得浑身一抖,他害怕地缩进周幼薇的怀里,从臂弯的缝隙里怯怯地打量楼梯间站着的冷面煞神。

    祝缙东头发乱糟糟的,满脸不耐烦,一双黑沉沉的眼睛此刻正死死盯着陈乌。

    感受到小孩儿浑身在颤抖,周幼薇轻轻拍了怕陈乌的脊背,瞪了祝缙东一眼:“你老是这么凶干嘛呢?房间的隔音效果那么好还能吵着你不成?”

    房间的隔音效果的确很好,但祝缙东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只卷毛鸭子的声音十分敏感,他那丁大的小嘴叭叭两句,隔着一道门也能模模糊糊地听见,祝缙东不耐烦地说:“烦死了,谁叫他声音那么难听!”

    实际上陈乌的声音又软又糯,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奶气,说话时像个羽毛在心尖上挠痒一样。

    周幼薇没好气道:“行了啊你,陈乌弟弟的声音难不难听心里有点数,自己睡不着别迁怒弟弟。”

    祝缙东看着卷毛鸭子像喝奶一样使劲往他妈怀里拱,想起自己小时候怎么被贱养大的,没好气道:“周女士,是谁说男人不能太娇气的?你瞧瞧你抱着那个,还没断奶呢?大半夜不睡觉还不能说他两句了?”

    周幼薇一听笑了,打趣道:“哟,我们缙东这是吃醋了吗?你快过来,我也抱着你,免得你说没享受过母爱的关怀。”

    祝缙东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谁像他一样啊,小娘们一样,娇气得很。”说完又狠狠瞪了陈乌一眼:“你给我安静点,我要睡觉了。”

    见陈乌还敢用屁股对人,不肯扭头看他,吼了一声:“躲什么呢?问你话呢,听见没?”

    陈乌只能伸出脑袋,瘪着嘴点头。

    祝缙东这才满意地回了房间。

    周幼薇心底有点纳罕,自家儿子她还是很了解的,祝缙东脾气有点暴躁,像她自己,但平日里却很少发火,把他爸那副人前人后的模样学得透彻,很少看见他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燃。

    这怕是把人小陈乌当成冤家了呢。

    关键人小孩儿脾气多好啊!好得有些逆来顺受了,除了那次帮他洗了衣服,平时从来不招惹他,怎么就老是欺负人家呢?还不是直接揍人那种,反而是凶巴巴的,非要看小孩儿低头认错。

    周幼薇拍拍陈乌的肩膀,安慰道:“别怕,你缙东哥哥起床气大着呢,吵着他睡觉了六亲不认的,跟谁都翻脸,乌乌别放在心上啊。”

    夜里,陈乌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心情太复杂了,一会儿是想到可以读书的兴奋,一会儿是明天要见家教老师的紧张,一会儿又想起祝缙东那张阴沉沉的脸……

    总之,一直到后半夜,陈乌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