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六章 风狼

第六章 风狼

推荐阅读:
    祝家在京城的住宅非常大。瘦瘦小小的陈乌坐在灯火辉煌的室内,格格不入,像是一粒碍眼的尘埃。

    陈乌局促地坐在柔软的方椅上,他面前是一张长长的饭桌,上面铺着素雅大气的桌布,比他穿过的所有衣服都要干净整洁。桌头上摆着一瓶娇艳的鲜花,旁边簇拥着琳琅满目的美食。

    蒸腾的热气里夹杂的香味让他忍不住揉了揉干瘪的小肚子,悄悄咽下一口唾液。

    门口传来的响动让陈乌回过神来。

    是个留着披肩长发的漂亮女人,她牵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进门,看见缩成一团的陈乌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牵着小女孩走过来,朝陈乌柔和地笑了笑:“你就是陈乌吧,我是周阿姨。来,芃芃,跟陈乌哥哥打个招呼。”

    陈乌看着眼前漂亮的女人,鼻子一酸,突然就想起自己的妈妈了。以前妈妈也是这样年轻漂亮,也会这样对他温柔的笑。

    祝芃芃朝陈乌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除了面色苍白外,简直就是可爱的小精灵,陈乌面对这样美好的母女两人,局促地捏着衣角,怯怯地说:“你,你们好。”

    女人正是祝家的女主人——周幼薇。

    她亲昵的拉着陈乌说了好多话,语气温柔,让陈乌晕晕乎乎的。好久没人这么对他和风细雨了。

    又过了一会儿,回来一个身量极高的男人。他面容英俊,西装革履,浑身的气场却十分强大,就像电视上的大领导一样。

    他松下领带挂到挂杆上,周身的气场变得柔和起来,转身看到缩在沙发上的陈乌,愣了愣道:“小朋友,你就是陈乌?”

    陈乌抬眼打量,这个叔叔五剐?蠅械艅蠂煤械銏犺窗.c芯屑
俦冉侠溆玻群桶汕祝怨缘阃罚行┣笾乜聪蛑苡邹薄

    周幼薇拍了拍陈乌的脑袋:“不用怕,这是你祝叔叔。”

    祝家的男主人——祝学良。

    祝学良简单和陈乌聊了几句后,才皱眉问:“缙东还没回来?”

    周幼薇无奈道:“你儿子那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见天在外面野。”

    祝学良冷哼一声:“等他暑假就把他扔到他爷爷那儿去,天天精力过剩没个正经。”

    话音刚落,就听一道元气满满的嗓音反驳:“别介啊,老爹!您亲儿子暑假还要学习呢!”

    陈乌悄悄朝声源处看去。是在浴室里碰见的那个小哥哥。他正抱着篮球,满头大汗,脸色因为剧烈运动而显得红彤彤的。

    他敏锐的察觉到陈乌偷偷打量的视线,一下子转过头来。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非常锐利,像鹰隼一样,带着野蛮和凶狠。

    陈乌立马收回视线,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他被吓到了。

    祝缙东的长相比较凶。眉毛浓密,眼睛黑沉,单眼皮,薄嘴唇,年纪虽然不大,但看上去就不好惹,是那种乖乖仔见到就要绕道走的长相。

    周幼薇看出他在故意吓小孩儿了,瞪了他一眼说:“做这副样子干什么呢。”

    祝学良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祝缙东你给我老实点。”

    祝缙东耸耸肩,把篮球递给旁边的女佣,接过湿毛巾一边擦汗一边问:“妈,这黑煤球打哪捡来的啊?”

    周幼薇又瞪了祝缙东一眼:“好好说话,这是你陈乌弟弟,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就住咱家了,你可不能仗着年纪大些就欺负人家!”

    祝缙东擦汗的动作一愣,不可置信地问:“住咱家?凭啥呀?”

    说着眼睛滴溜溜转到祝学良身上:“我说爸,你该不会是搞小三小四给我弄出个便宜弟弟吧!我可不认啊!”

    祝学良眉头皱得更紧,气得想抽人,刚想发火,一阵咕噜噜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陈乌瞪大眼睛,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肚子,但咕噜声反而越来越大。

    周幼薇笑了笑:“行了啊,先吃饭!人小陈乌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呢!”

    祝家的晚餐十分丰盛,丰盛到陈乌根本不敢动筷子,鼻子吸溜着香味,傻乎乎地坐在凳子上只一个劲儿的瞧。

    周幼薇叹了一口气,给陈乌夹了个大鸡腿,又捡了好多小孩子爱吃的东西,陈乌看着冒尖尖的碗,悄悄咽了咽口水。

    祝缙东白眼一翻:“白痴。”

    陈乌听见了,浑身一抖。抬头想看他,却又害怕。

    直到周幼薇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小心翼翼地小口吃饭。

    一顿晚餐既幸福又煎熬地结束了。

    陈乌被带到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卧室。周幼薇说:“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关上门后,陈乌反反复复地想着这句话。他再一次打量了这个房间。

    墙壁是温暖的米黄色,上面贴着几张漂亮的装饰画,柔软的地毯一直铺到了飘窗。拉开层层叠叠的窗纱,夜色里的小花园像是童话世界一样美好。等拉上窗帘,房间里色调温暖的灯光,照亮一张柔软的大床,温馨而宁静。

    陈乌脱了鞋子,摸摸面前蓬松的被子,上面有非常好看的碎花。他小心翼翼地躺了上去,生怕把这么好的床单给睡皱了。

    脚上突然传来一阵痒意。陈乌这才意识到什么都是崭新的,只有脚趾头上残留的冻疮还昭示着他曾在城中村里生活。

    半夜的时候,陈乌肚子一阵痉挛,他疼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呻/吟出来怕吵醒了别人,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来滚去,一直折腾到天蒙蒙亮才筋疲力尽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陈乌黝黑的脸上都透露出几分苍白,时不时打上两个喷嚏。

    周幼薇赶紧叫了医生来家里。小孩儿大毛病没有,就是严重营养不良,刚到新环境不适应出现了应激反应,加上小孩儿洗了冷水澡,昨晚又吃了太多肉食,这才病倒了。

    医生给开了药,周幼薇叫小孩躺在床上休息。

    但陈乌哪里是能躺得住的人呢,他在城中村的时候整日没闲过,躺在床上哪哪儿都不舒服,只躺了小半天,就爬了起来,一个人坐在飘窗边,时不时吸溜两下鼻涕。

    明明是寒冷的冬季,祝家的花园里却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