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五章 灾难降临

第五章 灾难降临

推荐阅读:
    说起京城祝家,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真正身处名流圈后才能窥见几分真貌。

    或许与家族底蕴有关,祝家子弟向来低调,他们不以标榜自己的身份为荣,但举手投足间偶尔流露出的贵气又让人觉得和他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圈子。

    陈乌对于将要去往的地方全然不知。

    他自打出生以来就在四环外的城中村里生活。贫民窟里的小孩儿,中产阶级的生活离他尚且遥远,对于将要去向的地方没有任何该有的觉悟。

    车门打开的时候,陈乌还蜷缩在角落里丝毫没有动弹,保镖蛮横地把他推了下去。

    从小营养不良的陈乌,说他弱不禁风丝毫也不夸张。他没有站稳,直接趴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光洁如新的地砖上倒映出一张黑乎乎的脸,陈乌不安的抬头,映入眼底的是参天的大树,和满院盛开在冬季的鲜花。

    他呆呆地看着,一瞬间以为自己误入了童话世界,连大气也不敢喘。

    漂亮阿姨皱着眉毛对保镖说:“你轻一点,先生说好要见他的。”

    保镖点头,把陈乌从地上拉了起来,力气仍旧很大但少了几分粗鲁。

    很快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朝漂亮阿姨笑了笑:“许秘书辛苦了,您把小孩儿放在就行。”

    被称作许秘书的女人微笑点头:“好的,张管家,那褖褖褖.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
我先走了。”

    管家伯伯看起来很和蔼,摸了摸陈乌的脑袋,陈乌受惊一样瑟缩,把脑袋缩进衣服里,像一只鸵鸟。

    张管家笑了笑,朝旁边招了招手,很快就走过来两个女佣。

    “带他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女佣恭敬地点头,一个人把陈乌抱了起来,一个人走在旁边开门。

    等到了客房的浴室里,陈乌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房间里的暖气太足,让他的大脑发昏,四肢僵硬,呼吸不畅。

    等女佣开始扒陈乌的衣服时,陈乌才拼命挣扎起来,两个女佣手忙脚乱的摁住陈乌,继续脱他的衣服,等要把裤子扒下来的时候,陈乌急了,朝女佣手上重重咬了一口。女佣尖叫了一声,陈乌被扔到了地上。

    他立马爬起来,像一只小兽一样缩在角落里警惕地看着两个人。两个女佣面面相觑,有些无奈,说:“那你自己洗吧,记得要洗干净。”

    看陈乌微不可差地点了点头,两人才退了出去。

    陈乌起身笨手笨脚地把浴室门关好,他以为自己反锁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又想到两个大姐姐在外面等着他洗澡又紧张起来,看着浴室里的花洒和浴缸有些不知所措。

    他试着去弄看起来像开关一样的东西,但弄了大半天一滴水也没出来。

    他既着急又害怕,除了院子里的水管他从来没有在别的地方洗过澡,他也不敢用太力气,弄坏了不知道要赔多少钱。

    两个女佣半天没听见水声,怕耽误了时间,敲了敲门说:“要不要我们帮你洗。”

    陈乌摇了摇头才发现她们看不见,很小声地说不要。

    女佣还是听见了,在外面教他怎么用花洒和浴缸。等浴缸里放出水来,陈乌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陈乌还是没搞懂,放出来的一缸水全是冷水,但他热水澡本就没洗过几次,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把身上的衣服脱干净,有些胆颤心惊地迈进了浴缸里。

    浴缸很大,可以装下十个陈乌,陈乌坐在里面开始笨拙地搓澡。

    外面的女佣又说沐浴乳在托架上,叫他记得用。

    陈乌站起来踮着脚才把一瓶白色的东西取了下来,只摁了一点点开始往身上抹。白色的沐浴乳很快划开,带着甜美的牛奶气息。

    陈乌觉得很好闻,肚子咕咕叫起来,悄悄用手指沾了点洗澡水往嘴里送,苦涩怪异的味道让陈乌的小黑脸皱了起来。

    他摸摸肚子,看着丰富的泡沫渐渐从水里冒出,大着胆子又挤了一点沐浴乳,细腻的泡沫很快就堆满了整个浴缸,陈乌觉得好玩极了,伸手去拍泡泡,刚到陌生环境的不安与惶恐也渐渐散去些。

    祝缙东刚从外面回来,从早上开始憋着尿不想在外面解决,一路跑进了大厅,朝一楼最近的客房浴室跑去。

    看浴室门关着,重重地拍了两下,两个女佣在旁边刚喊了句少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祝缙东一把将浴室门踹开,啪的一声又关上了。

    陈乌在浴缸里玩了一会儿就睡着了,被一阵又急又响的水声给吵醒,这才发现浴室里不知什么时候进了个人,正背对着他撒尿。

    他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躲进浴缸的水面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祝缙东拉上裤子之后,到盥洗台洗手,路过浴缸的时候才发现满池的泡泡,他皱着眉想谁来客房洗澡了还不收拾。

    摁住放水的开关,不在意的去洗手,结果一回头看见浴缸里缩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满身都是泡泡,像是被水呛着了,不停的咳嗽。

    祝缙东费了好大劲才分辨出这是个人,皱着眉毛问:“你是谁?”

    陈乌被吓傻了,像个鹌鹑一样缩在一起,浑身的泡泡开始化成水往浴缸里流。他害怕极了,望着面前的男孩一句话也不敢说。

    泡泡差不多化完了,露出一团黑不溜秋的小人来。脖子上还用红绳挂着个胶质玉佩。

    祝缙东看得稀奇,从来没见过这么黑的小孩。

    他整日待在外面,皮肤也是麦黑色的,但还没见过这么黑的,伸出手放在小孩身边对比了一下,越发衬得小孩跟团黑煤碳一样,一双圆圆的黑眼睛也像点了墨水一样,盈满了惶恐与不安。

    祝缙东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怎么在我家里?”

    陈乌知道这是这幢大房子的小主人了,想回话,但结结巴巴半天没抖出一个字来。

    祝缙东啧了一声,他最讨厌男孩子畏畏缩缩的怂样儿,当下没了交谈的心思,啪嗒一声把浴室门合上,走了。

    俩个女佣把他送走,又跑过来问陈乌:“你洗完了吗?”

    陈乌总算说出话来了:“请等一下!”

    慌慌张张地把身上的泡泡冲干净,又穿上了女佣送来的崭新的衣服。

    房间里暖气开得足,女佣只给陈乌送来了一件薄薄的黄色毛衣,本来是很可爱的鸭子,穿在陈乌身上却更显黑,滑稽得像是一只丑小鸭。

    陈乌拘束地站在原地,仍由女佣帮他修剪杂乱干枯的头发。

    约莫一个小时才收拾妥当,两个女佣看着洗干净仍然黑不溜秋显得脏兮兮的小孩儿有些不安,怕主人怪罪她们办事不妥当,但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只得按照夫人的吩咐把小孩儿送到了饭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