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四章 武道

第四章 武道

推荐阅读:
    陈乌身体上的残缺让他本就尴尬的身份更蒙上了一层阴影。

    庄为民知道后,朝陈芳丽发了好大一通火:“你个臭娘们生个畸形儿下来,谁养?你过年把他带回家丢人去?”

    陈芳丽哭哭啼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跟庄为民本来就是临时起意,一块搭伙过过日子的,谁也没当真,过年返乡后各回各家,怎么能突然带个孩子回去呢?更不用说这孩子还不正常。

    两个人因为这孩子分了一段时间,陈芳丽独自带着孩子在京城打工。后来庄为民一个人实在寂寞了,又找不到比陈芳丽更合心意的婆娘,只能又死乞白赖把人接了回来,说先暂时共同抚养这个小孩。

    小孩生下来快满岁了都没个大名。那时候的陈乌长得白白嫩嫩,眼睛又大又圆,逢人就笑,露出一颗小糯米牙,不明就里的街坊邻里倒是很喜欢逗弄他。

    但毕竟是非婚生子,还牵扯了两个家庭,陈乌的尴尬身份每到年关就尤为明显起来。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老话总这么说。

    外出务工的庄为民和陈芳丽当然也是要返乡的,他们彼此本就是有家庭的人,怎么可能把陈乌这个不明不白的孩子带回去呢?每到过年,小陈乌就被扔给了城中村里的张爷爷带着。

    张爷爷也不是本敌?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顭
厝耍诩蚁绲那兹硕疾辉诹耍怨瓴换丶遥桓鋈肆粼诔侵写澹怖忠馊眯〕挛谂阕拧

    陈乌就是这样在城中村里长大的。

    他几乎没吃过饱饭,小小年纪整日在外头拾荒贴补家用,白白嫩嫩的皮肤很快被晒黑了,小乌鸦的名号也传开了,小孩儿也不懂,别人问他叫什么,他就说自己叫陈乌,至于为什么跟着陈芳丽姓,可能小孩儿心里也明白陈芳丽再不管他也比打骂他的父亲要强。

    陈乌4岁的时候,庄为民染上了赌,脾气愈发喜怒无常起来,陈芳丽不堪忍受这样的生活,就像抛弃她乡下的男人一样,抛弃了庄为民,也抛弃了她年仅4岁的小儿子,跟着一个好姐妹跑到西城那边当起了鸡。

    做这一行后日子仿佛好过些了,穿衣打扮也有钱了,偶尔想起还会拖人给陈乌送点衣服吃食,只可惜一年后就没了消息。

    有人说陈芳丽点背染上脏病死了,有人说陈芳丽勾搭上富商飞上枝头做凤凰,也有人说是陈芳丽的乡下男人来京城把人给押回去了,至于事实真相如何,陈乌不知道,他只知道自此以后没有妈妈了,曾经给他讲过睡前故事,夜里抱过他的妈妈没了。

    临时老婆跑了,庄为民的脾气更大了,打工挣来的钱要么拿去赌。要么拿去买酒喝。一喝酒就发疯,赤着眼睛打人。陈乌很怕看到他的父亲,尽管他们拥有血缘上极其亲密的关系。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不过11月,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好几度。

    陈乌的衣服都是陈芳丽还在的时候给他买的,穿到现在短了旧了,根本不保暖,只要一出门牙关就开始打颤,被冷风吹得眼泪直流。

    寒冷的夜晚里,陈乌蜷缩在冰凉的木床上,想象着温暖的壁炉和热乎乎的食物。他又冷又饿,想起陈芳丽曾经给他讲过的睡前故事,打心底希望拥有一根小女孩的火柴,哪怕火柴熄灭了他就要死掉也没什么关系。

    第二天阳光出现的时候,陈乌很快就发现了不同。

    家里来了许多陌生人。

    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中间的阿姨穿着一身干练的西装裙,在棉衣堆裹的寒冬腊月里显得尤为好看。

    她看到陈乌出来后,视线立马转了过来,表情很严肃。

    陈乌有点被吓到了,偷偷去看他的爸爸。庄为民哪怕对他再不好,但陈乌只认识他一个人,渴盼靠着自己生理上的父亲给他一点安全感。

    庄为民此刻脸上堆着谄媚的笑容,数年前高大英俊的形象连点影子都不剩,只留下酒精磋磨后瘦削刻薄的面孔。

    “嗯嗯,是的,羊年阴历五月初四卯时生!快7岁了!”

    漂亮阿姨微微点头,视线又转到陈乌身上。眉毛皱起来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他太脏了,我根本没法就这样把他带到先生家去。庄先生,你家里可以洗澡吗?”

    庄为民重重地点头:“可以的,院子里有水管!”说完又转过头拍了陈乌一巴掌:“愣着干什么,还不去院子里好好搓搓你身上的脏东西!”

    陈乌怯怯的看了一眼漂亮阿姨,她的眉毛似乎皱的更厉害了一些,又看了一眼庄为民,只能朝院子里走去。

    庄为踢了他一脚:“磨磨蹭蹭干什么呢?快点呀!”

    陈乌小跑起来,到院子里脱了衣服,蹲在地上紧紧的抱着自己。他很害羞,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掉裤子,小时候陈芳丽也对他耳提面命,反复叮嘱,让他不许在别人面前脱裤子,他只能紧紧夹着双腿,蜷缩着往身上浇水。

    水管里放出的水冰凉刺骨,浇在身上像用小刀在割肉一样,陈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本来很黑的小脸都透出几分苍白之气,嘴唇哆嗦着泛出乌紫的颜色。

    漂亮阿姨似乎有点不可思议,这么野蛮的洗澡方式她还没见过,只能叫来保镖直接把小孩儿裹进棉衣里,扔进了旁边的商务车。

    看起瘦弱又有些逆来顺受的陈乌却在这时候挣扎起来,他不知道这些人要把他带到哪里去。身边的保镖似乎很不耐烦,直接摁住了陈乌的四肢,让他不能动弹。

    陈乌从车窗看出去,庄为民正在接过漂亮阿姨递给他的厚厚的红包,脸上笑意很大,丝毫没有朝这边看过一眼。

    很快漂亮阿姨就上车了,坐在副驾驶上,叫司机开车。陈乌急了,奋力挣扎,也不知道怎么就挣脱了保镖的桎梏,但他不会开车门,只能重重地拍着车窗,想要庄为民看他一眼。

    但庄为民正低着头数手里的钱,点一张,脸上的笑意便扩大一分。

    从庄为民面前开过的时候,陈乌大声叫了一句:“爸爸!”

    这是陈乌第一次叫爸爸,但庄为民丝毫没有反应,仍旧低头点钱。

    后面的路程上,陈乌就安静了,除了裹在厚重的棉服里细细簌簌地把脏衣服穿好后,便像是一团空气一样,丝毫没有存在感。

    车子一直开,开出了城中村,开进了市中心,最后到了一处豪华的别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