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三章 千年之后,人族首领

第三章 千年之后,人族首领

推荐阅读:
    京城的南街上挂上了几只红灯笼,长长的坠穗在晨风中轻轻摇摆。

    寒冬腊月,就算是京城最贫苦的区域也有了几分年味。

    陈乌刚打开门,簌簌的北风就灌了进来。他正缩着脖子,臂弯里挎着个脏兮兮的菜篮子,长满冻疮的小手紧紧攥着来之不易的五块钱,急匆匆地往集市的方向赶去。

    这回儿时间尚早,陈乌沿着叫卖的摊位来来回回逛了几圈,想看看哪个最便宜。

    他不好意思开口问,也不会挑菜,每次买菜都指着最丑最蔫儿的买。口味不重要,能填饱肚子还不花钱才是最紧要的。

    不知道是不是快过年了,今天来南街这边的菜农多了不少,但卖的全是好菜,陈乌逛了几圈都没做好决定。

    又路过一个卖南瓜的摊位时,陈乌朝大娘身边的小孩儿看了一眼。

    小孩儿穿得厚实,坐在旁边的小马扎上,手里握着一串冰糖葫芦,个个糖球都被舔得湿漉漉的。

    陈乌自己都没发现,他来回走了几遍,目光总是追逐着那串浸满口水的糖葫芦。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甜食了。唯一一次吃过的糖葫芦还是他妈妈在的时候。他一直记得那种味道,甜蜜中带着点酸涩,让人难以忘怀。

    卖南瓜的大娘今天第一次来城南这边卖菜,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小孩儿提着菜篮子来回走了几圈,心里奇怪,叫住陈乌说:“小娃儿,你提着篮子转悠啥呢?”

    陈乌脚步刷的一停,细声细气地说:“大娘,我在买菜。”

    大娘张大嘴巴,惊道:“你5岁有了没啊?咋还一个人来买菜了?”都说穷人孩子早当家,但这么小就自己来买菜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陈乌握紧了手里的菜篮子把手,被大娘看得有点紧张:“我满5岁了,我今年7岁。”

    大娘摇了摇头,看他可怜,问他:“你想好买什么了没?我这儿有几个南瓜,你想吃吗?想吃我给你算便宜点。”

    陈乌小声地问:“多少钱一个?”

    大娘说:“南瓜按斤卖的,我算你五毛钱一斤吧。”

    陈乌对钱大致有概念,觉得五毛钱一斤挺便宜的,赶紧点了点头:“那我要个大的!”

    大娘笑他:“你这小娃儿,这南瓜大的得有十来斤,你可搬不动,就拿这个小的吧,一样甜!”

    陈乌只得点点头。

    大娘把南瓜过了秤,三斤多重,看了看陈乌攥在手心里的五块钱,故意问陈乌说:“这南瓜一块五毛钱,我该找你多少?”

    陈乌把篮子放在地上,皱着眉毛,开始掰手指。掰了一会儿发现不会算。

    城南市场这边的人大多都认识陈乌,平时都是算好了直接找钱给他,这么可怜一小孩儿,没人缺德到坑他钱的地步。要真说起来,陈乌掰手指倒是会十以内的整数加减,但五毛钱显然把他难住了。

    大娘看他认真的样子怪好笑的,把零钱塞到陈乌手里:“行了,别算了,回去叫你妈妈多煮点吃的,瞧瞧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又干又瘦,怪丑。”

    陈乌小心地把钱塞进衣兜里,把三斤重的南瓜放进篮子里,有些吃力地提了起来。

    大娘又把他叫住:“小娃儿,想吃糖葫芦不?”说着转头朝旁边坐着的小孩儿说:“冬冬,分一个给弟弟吃。”

    小孩儿护食不乐意,立马把糖葫芦藏到了背后,用带着警告意味的眼神看着陈乌。

    陈乌脸刷的一下红了,只是他皮肤晒得太黑,看不出来。他匆匆忙忙丢下一句:“不用。”便立马转身跑了。

    晚上陈乌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还在想这件事,以至于梦里出现了好久不见的妈妈。妈妈给他买了一串糖葫芦,牵着他的手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只是走着走着,妈妈就不见了,只剩他一个人留在原地,他等了好久也没人来接他,最后开始嚎啕大哭。

    半夜醒来,枕头被打湿了,陈乌悄悄抹掉了眼泪。他不是爱哭的小孩,妈妈走了快有三年,对于一个小孩儿来讲实在太久,他甚至已经不太记得妈妈的长相,只依稀在脑海里留下个温柔美丽的身影。

    ……

    城中村这一片是京城为数不多的民工聚集地。这里住着的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他们的生活缩影便是京城底层人民的真实写照。

    陈乌的父亲庄为民祖籍在东北一带,十年前跟同乡来到鞠壯懪埾嚽斞?鈶?co屑
┏俏窆ぃ仁撬⒘艘荒昱套樱罄锤虐ね犯善鹆私ㄖ幸怠

    八年前,庄为民认识了刚来京城打工的陈芳丽。陈芳丽是南方人,在老家刚结婚不久,但丈夫是个懒汉,脾气又不好老爱打她,她听乡里有人在京城打工赚了大钱,一咬牙便偷偷跟了出来。

    刚过二十的女人在京城举目无亲,由于长着一张姣好的脸蛋还被人占了不少便宜,后来碰见高大英俊的庄为民十分照顾她,便有心依赖。

    庄为民本人也是有家室的,但常年漂泊在外,没人管着,心思早就浮了起来。

    进城农民工之间,彼此凑成“临时夫妻”的不在少数,庄为民看身边的工友成双成对,心生羡慕,这时候又刚好遇见了年轻漂亮的陈芳丽,便再也忍耐不住,主动关心起刚到京城的姑娘来。

    两个人相处没到半年就搞到一块儿去了,成了城中村里又一对“临时夫妻”。

    两个人搭伙过了三年的日子,彼此之间有些小矛盾,但大体来说很恩爱,每到年关返乡的时候还会有点舍不得。

    只是这样看似稳定和谐的关系被陈乌的出生打破了。

    三年风平浪静的生活,两人都放松了警惕,在某次无套性-交后忘了做措施,陈芳丽怀上了陈乌。没有任何经验的陈芳丽,一直到四个月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去小医院做了检查,想流掉孩子,但医生却说她子宫壁太薄,流产以后很难再怀孕。

    把生育看得极其重要的陈芳丽只能瞒着庄为民和乡下的丈夫,把孩子生了下来。

    这个不受任何人欢迎的小孩就这么降临到了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来。

    更加不幸的是小孩生下来就有两套生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