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章 混沌珠

第二章 混沌珠

推荐阅读:
    京城是一个神奇的城市,这里既有底层人民的艰辛写照,又有上流阶层的声色犬马。

   鈥斚壪壪?蠅械艅蠂煤械銏犺窗.c芯屑
 白领们的匆匆写满这座繁华的都城,北漂们的眼泪汇入这片波澜不惊的汪洋,在这里生活,总是要被迫领略到人生的千姿百态。

    这是一个平凡的冬日。

    四环内的城中村里迎来了它又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

    一颗黑煤球蹲在街角顶着寒风洗衣服。这颗黑煤球的头发很长,额前的刘海像狗啃过一样,长的长短的短,配上一张黑不溜秋的小脸,实在滑稽。

    事实上这狗啃刘海是这颗黑煤球自己的杰作。头帘儿太长了,挡住眼睛好几回走路都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泥,没办法只能拿捡来的钝剪子自己绞了去。后面的头发对于一个男娃来说显然也是长的,但不能剪,得留长了卖钱。

    “小乌鸦,你赶紧回去吧,你那背时老汉又喝多了!”

    黑煤碳抬起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来人,嘴巴因为听到的坏消息不自觉下压了一点,闷闷地说:“谢谢张叔叔。”

    黑煤碳叫陈乌,上个月刚满七岁,长得又黑又瘦,一头干枯发黄的卷毛8四处乱翘,整日里畏畏缩缩团成一块儿,远远看着像一只黑不溜秋的禽类,加之名字里有个乌字,棚户区里的住户们都管他叫小乌鸦。

    陈乌端着缺了角的塑料盆子,刚回到家里的小院子,还没来得及把湿哒哒的衣服给晾起来,就被一股大力给惯了过去。

    喝醉了酒的男人揪着陈乌的头发往墙上撞,嘴里骂骂咧咧:“打死你个不男不女的赔钱货,半天不回来想饿死你老子?”

    陈乌的头皮被揪得生疼,挥舞着手脚,想要反抗,但人生得瘦小,平时又吃不饱饭,根本使不出力气来。

    庄为民打了个酒嗝,不耐烦地揪着陈乌的衣领,单手把他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掌顺势伸进陈乌的裤子里。陈乌全身瘦骨嶙峋,只有屁股上还有些肉,被粗糙的掌纹抚过时,像是一张砂纸在打磨一般,疼得厉害。

    陈乌害怕极了,张大嘴巴朝庄为民的手掌咬去。庄为民不爱干净,又做惯粗活,手上又腥又臭,熏得陈乌睁不开眼睛。

    他只能闭着眼,死死地扣紧牙关。庄为民吃痛,一脚往陈乌的腰踹去,陈乌瞬间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地上,各种器脏如同移位一样,痛得蜷在一起。

    庄为民猩红的眼睛满是凶光,狠狠朝陈乌身上又揣了几脚,嘴里不停念叨着:“打死你个讨债鬼!还老子的婆娘来!”

    隔壁的张卫水见他还在打,赶紧跑过来把人制住:“打不得打不得!再打出人命了哇!”

    庄为民喝了酒就发疯,一发疯就提着自己的亲儿子打,打完人就冷静了,整个人晃晃悠悠回了房间呼呼大睡,全然不顾还倒在地上的儿子。

    张卫水把陈乌扶了起来,嘴里后悔道:“早晓得不喊你回来了!又挨一顿打!”

    陈乌的腰痛得不行,在张卫水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含着泪光到底没哭出来,只弱弱地说:“谢谢张叔叔,我去做饭了。”

    张卫水看着远去的瘦小背影,摇了摇头道:“叫7岁的小娃儿做饭,造孽啊!”

    等庄为民睡下了,陈乌才蜷着腰默默朝脏乱差的小厨房走去。

    棚户区早两年还用的是公共厨房,城中村的女人们凑在一起煮饭,但城里下命令不许烧蜂窝煤后,大家也就散了,各回各家烧煤气。但陈乌家里穷,唯一的亲人还好赌嗜酒,市政府给的煤气补贴被输光了,到了现在还在用蜂窝煤。

    陈乌年纪小,复杂的饭菜不会弄,只会煮点简单的。他把从城南市场挑拣剩下的白菜梆子跟豆腐炖在一块儿,又淘了点米在铝锅里煮上。

    大约过了半小时,烧饭的炉子熄了,陈乌蹲下来一看,蜂窝煤没有了,只得吸吸鼻子,扶着腰慢吞吞走到隔壁张叔家借。

    跟张卫水搭伙过日子的女人叫刘碧琴,一见陈乌过来了,脸拉得老长:“又要借啥?上回借的盐还没还呢!”

    陈乌腰疼得厉害,靠着墙根站着,不敢看刘碧琴的眼睛:“碧琴婶婶,我家没有煤了。”

    刘碧琴看他黑不溜秋,说话又畏畏缩缩,心中尤为不喜,拉着脸说:“没有盐上我家要,没有煤也上我家要?我家欠你钱了?哪里来的小畜生,给老娘滚回去!”说着就用笤帚往陈乌身上打。

    陈乌朝墙壁缩了缩,为了借煤不敢走。

    张卫水到底心善些,拦了一下刘碧琴,把厨房里堆着的几块蜂窝煤全给了陈乌:“我说小乌鸦啊,现在四环里都不让烧蜂窝煤了,你叫你爸去买个灶炉吧,被居委会逮住烧煤可是要罚款的。”

    陈乌捧着几块黑煤,点了点头,微不可查的说了声谢谢,抱着煤转身走了。

    等陈乌一走,刘碧琴就把手里的扫帚往地上一甩,发起脾气来:“你天天上工能挣几块钱,绷着点面子穷大方!自己还是个破落户就想着接济别人了?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

    张卫水平时都让着刘碧琴,但女人指着鼻子骂,当下脸色也不好看:“说两句得了,咱俩搭伙过日子,钱各管各的,过年各回各家,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刘碧琴气得咬牙切齿,把笤帚往地上重重一扔:“行,俺不是你婆娘,管不到你头上去,你要再想睡觉了要么去南街找鸡,要么滚回乡下找你婆娘去,别再找俺!”说完气冲冲地回屋去了。

    张卫水无所谓地摇摇头,这婆娘泼辣无礼,两个人搭伙过日子,三天两头都在吵架,要真不理她了,隔两天就能哭哭啼啼地重新找上门来,毕竟是独自来北漂的女人,学历又低,终归还是想找个依靠。要不是看她身材丰满,长得还行,他也懒得去哄人。

    陈乌回家把借来的蜂窝煤重新烧上,可惜米饭已经蒸不熟了,成了硬邦邦的夹生饭。所幸庄为民刚酒醒又睡得饱,心情不错,吃着半生不熟的饭,也没有再骂陈乌。

    陈乌全身都痛,根本没有食欲,喝了几口白菜汤吃不下去了。

    庄为民吃完晚饭就出去了,也没给陈乌打招呼。陈乌端着碗筷在院子里刷锅洗碗,一双黑黝黝的手在初冬里被冻得通红。

    陈乌知道,他是去南街那头了,大人们说那边有很多鸡窝。鸡窝是什么意思陈乌不知道,他只知道每回庄为民喝了酒发疯后,总要跑过去呆几个小时,半夜回来后脾气就会好很多。

    陈乌见蜂窝煤不多了,舍不得用来烧热水,站在院子里用水管洗脸。

    京城的十一月已经很冷了,五指浸在水里像是针扎一样,他胡乱把脸洗了,不敢再冲脚,浑身哆嗦着回到了自己小小的房间里。

    房间的木床又硬又小,陈乌的背和腰挨了庄为民几脚,只能趴在木床上,稍微一动弹痛得倒抽凉气。

    脚上的冻疮又开始发痒了,陈乌腰疼用手够不着,只能用两只肿胀的双脚不断在木板床上摩挲。又痛又冷又痒的感觉,让他好久都没睡着,直到后半夜才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还听到了庄为民回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