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姜糖微微甜 > 第五章

第五章

推荐阅读:
    李安阳上学期拿了国家奖学金,要请客,而姜棠虽然这学期不再担他们的课,但跟他们那一帮男生混的都比较熟,因此这请客也就算了她一份儿。

    但是和李安阳比,显然郁女士的邀约更加不能推脱,姜棠在宿舍挑选合适的衣服。

    郁瑾要求她化妆,穿的稍微正式些,说今晚一起吃饭的覃伯伯德高望重,需要她慎重对待。

    郁瑾不仅是出身名门的大美女,同时也是少数在媒体上经常露脸的高级外交官,姜棠在她面前可不敢穿热裤背心,郁女士喜欢她言行举止、外貌打扮都往十分“正”的那个方向靠。

    最好是央视主持人那个风格的,姜棠咧咧嘴在心里自嘲。

    本科毕业的时候,居然她也真的接到国际频道主持人的offer,可琢磨了半天,她还是决定继续死赖在高校读研,起早贪黑录制早间新闻晚间新闻什么的,嗯,有点虐。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懒,她选高级口译专业,就是因为这个活儿来钱快,一年做个几十天,挣够了钱,剩下的时间就能吃吃喝喝咸鱼躺,比较符合她的人生目标。

    她和积极向上的母亲郁瑾,人生追求是背道而驰截然相反,

    因此成年以后就尽量不在一起生活,不然气的郁女士长皱纹,还会埋怨她不孝。

    但是她再不孝,郁女士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百忙之中也会抽出时间关心她一下。

    就像今天,估计又想把她提溜着往“高大上”的圈子里靠。

    姜棠对此不热衷,也不反感,反正从小到大跟着母亲舅舅见过很多牛人,装装淑女,扮扮乖巧,郁女士感觉到有面子的话心情就会美丽,她这也算彩衣娱亲了。

    反正她又不担心母亲把她卖了。

    记得上次吃饭有个阿姨提出来要给她介绍男朋友,郁女士张口就拒绝了“我们糖糖还小,没成年呢交什么男朋友?”

    当时那阿姨就目瞪口呆,姜棠自己也险些喷饭。

    郁瑾这才感觉不对劲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二十三了,哦,原来已经成年了啊,那也不急,糖糖心智还是孩子呢。”

    最后那阿姨哭笑不得地揶揄郁瑾:“我一直以为儿女在父母心里永远是孩子,只是一句夸张的比喻,没想到在你这里居然是真的。”

    ……

    姜棠一边在衣柜里翻找,一边回想着有没有什么姓“秦”的大人物,在电话里随口问她老妈:“秦伯伯?哪个秦伯伯?”

    “覃平,就是谭字去掉言字旁那个覃,平安的平,你没见过,不过可能听说过。”郁瑾认真地解释。

    omg!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覃平!

    姜棠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妈妈,我能问一下吗?我们为什么要和他吃饭?您和他什么关系?”

    “妈妈读大学的时候他担任过我的经济学老师,至于为什么要和他吃饭,是他先约的啊,说是刚调来首都工作,约我和家人一起吃顿便饭,就算不考虑他现在的地位,妈妈也是要尊师重道的,怎么可能不答应?”郁瑾讲话有个特点,那就是时刻不忘把她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言传身教给女儿。

    姜棠顾不上这个,有些迟疑试探地问郁瑾:“那妈妈您知道他调来首都担任什么职位吗?”

    郁瑾有些不耐烦了:“总归脱离不了教育口,而且肯定是高升,我没空和你多说了,没事我挂了!”

    姜棠拿急脾气的母亲没办法,一个人拿着手机呆了半天。

    覃平,著名宏观经济学家,教育学家,原任南方某顶尖高校长,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江湖传闻还是智囊团的核心人物,随着本届领导换届,调任首都担任a大校长,大概下个月就会上任。

    母亲大概是刚从国外回来,所以还没有详细了解,但a大这边消息灵通的已经听到传闻了。

    所以,她今天晚上是要从学校出发,和自己学校未来校长一起吃饭?

    略玄幻啊!

    姜棠立刻决定换上衣柜里看起来最保守的那套衣服,口红色号也选的更浅,浅到近乎自然色,原本散落在肩头,发尾还烫了弧度的乌亮长发被她扎成了马尾,总之就是怎么乖怎么来,一点儿也没有外语学院女生的花枝招展和校园女神的万种风情。

    这边打扮停当,郁瑾又来了电话,说她时间紧不过来接她了,宋伯伯家长子正好在这边办事,可以顺便捎她一程。

    姜棠苦着脸:“不用了吧,妈,我和宋乃奇又不熟,打车费我还是出得起的。”

    郁瑾□□的很“人家比你大那么多,要叫宋大哥知道吗?不是我提议的,今天还是在你宋伯伯这边吃饭,他刚好在跟宋乃奇打电话,宋乃奇说他就在附近,不让我们再专门接你了。”

    得,还是人家主动要求的,姜棠无奈地挂上电话。

    没车没房没人权,姜棠决定了,她要努力奋斗,买车买房!

    准时来到学校西门,刚刚站定,姜棠就看到一辆酷炫的超跑帅气地刹车摆尾停在路边,然后车门打开。

    一个外表抢眼且一看就很精英的帅哥走下车来,甩手关上车门,扫视了一眼四周,视线在学校门口停了一瞬,便淡漠地收了回去,抱臂靠在车上掏出了手机。

    精英帅哥和拉风的奢华跑车组合,立刻吸引了往来行人的目光,尤其是女孩子们,看这帅哥的姿态,明显是在等人,猜测哪个女孩如此幸运!

    已经有人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还有人悄悄拿出手机拍照。

    就算是排名第一的a大,学生们毕竟都还是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自然容易被这偶像剧现场般的情形吸引。

    有人眼尖地看到外语学院的女神姜棠走过来,立刻激动地扯扯同伴的衣服,提醒她们看八卦。

    可令人失望的是,姜棠和帅哥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有交汇,直接来到另一辆看起来低调很多的黑色轿车旁边,等待在车旁一看就是司机的中年男人已经迎上来:“姜小姐。”

    另一边,帅哥也终于等到了人,直起身来给对方开门。

    那个众目睽睽享此殊荣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半老头子!

    此人目测有五十来岁,虽然相貌堂堂儒雅英俊,但跟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比,当然可以归为老头子了。

    吃瓜群众好生失望!尤其帅哥还喊了他一声“爸”。

    半分遐思也不给人留。

    毕竟生活不是偶像剧,女神有司机,帅哥开跑车接老爸,这才是人间真实。

    覃骁给自己老爹打开车门让他上车,覃平注意到他的目光看向一个地方,跟着看过去,正好看到一个窈窕的背影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那辆车可能看起来不起眼,但这帮富豪们流行“低调的奢华”,那车的价钱一点都不比自己这跑车便宜。

    覃平收回了目光,动了动身体感觉有些不适,还是不习惯这车过低的地盘,忍不住埋怨:“我看刚才那车挺好,稳重,你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生日礼物给你送这么个东西,看着扎眼,坐着也不舒服。”

    “回头率高啊,她希望我开这车上街有小姑娘主动搭讪,这样就有希望抱孙子了。”那车已经开远,覃骁也收回视线,转述自己老妈的美好愿望,顺便提议:“爸,这车送你吧,我还不急着找女朋友,你现在的状态比较需要,我另外再买一辆低调的。”

    得知自己前妻送礼物的“目的”,再听到儿子的提议,覃平血压噌噌地往上攀,扭头瞪他:“你个不孝子!”

    儿子这是建议自己开前妻送的车去泡妞吗?覃平光是用想的都觉得自己猥琐,也…好想揍他啊!

    可是儿子在开车,覃平兀自生气也不敢真的动手。

    只听这不孝子又接着说:“所以今天难道不是要和你年轻时候暗恋的白月光一起吃饭我记得郁瑾好像离婚好多年了吧,你怎么现在才行动?”

    “再说了,你们两个要搞黄昏恋自己约自己的不行吗?为什么要拉上儿女?”带着娃娃过家家吗?老头子知不知道他的时间成本也不低的。

    覃平急道:“你到时候不要胡说八道,郁瑾一直叫我覃老师的!就是多年没见一起吃顿便饭,她自己说要带上她女儿,你这不是也正好在这儿吗?让你去吃顿饭而已,你哪儿那么多废话!”

    这个儿子生来就是要气死他的,以覃平如今的身份地位,多少高官巨贾排着队想请他吃顿饭,就算是聊几句天也行,只有这坑爹货每天都跟他拧着来。

    “好吧”天大地大,被前妻抛弃的老光棍爹最大“我今天就扮演个道具,帮你家庭联谊。”

    姜棠上车后本来想坐副驾驶,但司机已经给她开了后座的门,姜棠只得硬着头皮看向同样坐在后座的宋乃奇。

    宋乃奇和他笑口常开的老爸宋喜德一点都不像,长相虽然也英俊,但偏冷硬风格,表情经常都是严肃的,就算他面对姜棠时眼神堪称温和也没用,姜棠还是觉得他和“宋大哥”这个亲切的称呼扯不上关系。

    “宋先生。”姜棠向他颔首致意,以标准的淑女姿势上车,系上安全带,并伸手抚平裙摆,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般优雅,态度也十分自然:“有劳了。”

    幸好车的后座十分宽敞,两个人都不胖,即使并排坐着也能离得很远。

    “顺路而已。”宋乃奇没有多说什么,看她上车后就坐的端端正正的样子,再看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原本想再次纠正她称呼的心思都熄灭了。

    家里三个男人都姓宋,他爹是“宋伯伯”,他弟弟是“小林哥”,只有他是“宋先生”。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