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姜糖微微甜 > 第二章

第二章

推荐阅读:
    姜棠刚把西蒙和他的男朋友送回酒店,便接到宋乃林的电话。

    “小林哥。”

    “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你还在天悦附近的酒吧吗?我在天悦参加活动,现在刚结束,等下去找你!”

    “别,千万别!”姜棠有点急,又不得不压低声音“小林哥,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当红小鲜肉啊?你跟我去酒吧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是不知道你那些女友粉多可怕!”

    “糖糖~”声音好委屈,姜棠都能想象出来对方现在嘟着嘴生闷气的样子,那被粉丝称为“超可爱”、“超萌”的表情,让她抖落了几个鸡皮疙瘩。

    “再说了,我已经从酒吧出来了,准备打车回学校,回头有机会再见吧。”姜棠安抚他。

    “别啊,那两个德国佬不送你吗?你一个女孩子回去多危险,等下,我的车马上出来,车号你认识,一会儿停路边你直接上车。”宋乃林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姜棠无奈,只得站在路边等他。

    两分钟后。

    姜棠一脸无辜地对着问她多少钱一晚的中年男人道:“lass dich mal vom arzt auf einen mglichen hirnschaden am arsch untersuchen!! (德语,叫医生检查一下你的屁股,看看你的脑是不是有损伤。) ”

    见男人一脸懵逼,她立刻切换成磕磕绊绊的英语:“sorry, i can’t speak english very well, but my brother is waiting for me ,he is a man of violent temper(对不起,我英语说的不好,我哥哥在等我,他可是个暴脾气。)”

    说完冲男人甜甜一笑,扭头跑向宋乃林停在路边的保姆车,车门在她到达的瞬间打开,并在她上去坐稳之后立刻绝尘而去。

    站在旁边等代驾的覃骁刚好见证了这一幕,忍不住“呵”了一声:现在的女孩子,戏可真多,刚才打电话中文不是说的挺溜的?

    同情地看了眼那个想猎艳的男人,覃骁也转身上了车,代驾已经在跟他打招呼了。

    保姆车里,宋乃林笑嘻嘻地把一盒洗好的水果递给姜棠:“你喜欢的澳洲车厘子,很甜的。”

    姜棠把头发拢到前面,拿湿巾擦了擦手,才捏个车厘子吃,吃完正要找地方吐核,宋乃林已经将精致的垃圾盒递到她嘴边。

    助理小路把帽檐压了压,假装自己睡着了——万千粉丝痴迷的“小林哥”,在姜棠跟前做的事情向来都没眼看。

    姜棠吃了一个就不想再吃了,樱桃是很甜,可是吐核的时候再优雅也优雅不到哪儿去,她问宋乃林“你是要回住处吗?”

    “不是的,”宋乃林收回樱桃和垃圾盒,苦着脸:“一会儿还得赶往影视城,这次没三个月出不来了。”

    姜棠同情地拍拍他肩膀:“我理解你,咱们都是吃青春饭的,趁年轻貌美的时候多捞点,等退休了想歇多久歇多久。”

    “咳咳咳”小路装睡都装不成了,怎么好好的话她一说出来就变味儿了呢?

    姜棠已经开始吐槽:“你不知道西蒙的导师多变态,是的,我知道他是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可是他也不用演讲的时候非得说专业名词吧?谁听得懂啊!底下的人也不感兴趣啊!而且他还喜欢即兴发挥,喜欢脱稿,一点儿都不像严谨死板的德国佬儿!半点儿也不考虑我们苦逼的翻译!他那些化学词汇我根本都是临时抱佛脚现学的,提前准备了好几天,还是差点当场露怯,到现在脑仁儿都疼!这单做的亏大了,才收那么点儿钱,要不是看西蒙的面子,我肯定不接。”

    小路有点好奇:“姜小姐,你这单收了多少钱?”

    姜棠没好气地嘟囔了个数字。

    小路不想和她说话了,她一天赚的顶普通白领俩月了,就算提前准备几天也是应有之意吧?

    这帮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小姐!

    姜棠还在抱怨:“这德国佬儿本来说是讲英语的,可他为了充分彰显德意志的伟大,时不时就飙一段德文,这苦逼差事除了我也没人接了,这趟要价真的要低了,以后脸皮不能太薄,不能讲人情,讲人情伤钱!”

    谁说外国人耿直呢?这帮老外天天见了她又是哈尼又是甜心,把她夸成个天使,结果该算钱的时候丁是丁卯是卯,连今晚的酒钱都是她请的,她一个半工半读的研究生容易吗她!

    姜棠气的两腮鼓鼓的,乌黑的眼睛水汪汪,嘴唇因为刚吃过水果也显得水润润的,看起来样子更甜美了,宋乃林禁不住看呆了,伸手过去想摸摸她的脸,被姜棠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打开。

    宋乃林被打的神清气爽,回过神来咽了口口水,接着之前的话茬:“糖糖你不想做就不做了!”见小路闭目塞听技能练得很好,宋乃林甚至狗腿地要给姜棠按摩太阳穴,结果又挨了一巴掌:“别动手动脚!”

    连续挨了两巴掌,宋乃林委屈极了,漂亮的桃花眼眨巴眨巴地看她:“糖糖,我就是想跟你说,你要是缺钱可以跟我说啊,不用非把自己弄的这么辛苦,不过你为什么缺钱啊?”

    郁瑾阿姨给她的生活费应该不少,她自己也很会赚钱,而且阿瑜生活不奢侈,名牌服装大牌包包都很少用,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子,应该不会花太多钱才是。

    想到这里姜棠就心塞,接着吐槽“别提了,还不是我妈,非要给我买房子,我都这么大人了,不想用她的钱,就夸下海口说自己买,结果就把自己套住了。”

    从小到大的零花钱和做翻译的收入,她都用来做投资,滚雪球一般到现在,也算是个小富婆了,可是以本市的房价来说,她就算不买大的,也要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宋乃林有些紧张:“郁阿姨为什么要给你买房子?”不会是要结婚了吧!

    姜棠看了宋乃林两眼,不好再说了。

    母亲的心思她能猜出几分,大抵是觉得自己有再婚的可能,怕在金钱上亏欠她这个拖油瓶,就提前把财产转移了。

    可是这话却不能当着另一家的拖油瓶说,不然郁瑾女士的光辉形象怕是要受损,做人家闺女的,不能这么给亲妈拆台。

    宋乃林却是会错了意,想到了某个讨厌的人,心里越发郁闷,这下他也不愿意说话了。

    于是车安静地开到a大门口,司机正要拐弯开进去,被姜棠伸手拦住:“靠边儿停就可以,外边的车进学校要登记的,太麻烦了,我现在就下车。”

    一个两个的,还给她脸色看了!又不是她非要蹭车的,稀罕!回头她就买辆车自己开,哼!

    见姜棠生气,宋乃林立刻就怂了,拽着她手不放:“糖糖,糖糖,你有空去看我好不好!”

    姜棠一根一根掰开他手指头,无情地拒绝:“忙,没空!”

    宋乃林心都碎了:“那我找机会来看你?”

    “不要,太麻烦。”

    “你不可以这么无情!”声声泣血了。

    伸手拎过小路递过来的那兜水果,姜棠更无情地嘲讽他:“行了,戏精,跟十年前比你演技都没什么进步,也不知道你电影学院怎么读的。”说完然后大踏步离去,像极了无情抛弃原配的渣男。

    没错,当红小生宋乃林是姜棠的小学同学,十几年前两人曾经就读同一个国际学校,那时候她们的父母彼此还都不认识。

    没想到后来宋乃林丧母,而她父母离异,十几年后他爸爸在追她妈妈,大家还有可能成为一家人。

    姜棠拎着水果一晃一晃地往研究生宿舍走,后面车灯亮起,她赶紧侧身避让,却见一辆骚包的跑车从她身边稳稳地开过。

    限速30公里的大学校园开跑车,这位仁兄也是够能装!刚刚想到买车的姜棠贪婪地看了那车一眼,心里嗟叹:我要是不被逼着买房,这车我也买的起了啊啊啊啊!

    直到进宿舍楼之前,她还不忘回头看了眼那车,发现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付了钱,另一个打开随身的折叠自行车骑车走了。

    嘿,原来刚才开车的是代驾!

    被酒精麻醉了的脑袋反应了一会儿,姜棠才想明白两人的关系,都怪西蒙,和他男朋友有事没事就撒狗粮,害她看见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想歪。

    研究生宿舍是两人间,姜棠和一个日语系的女孩同住,看到门下透出来有光,姜棠直接拧了拧门把手,发现拧不动,只得从包里翻出钥匙开门,没想到钥匙居然也打不开。

    姜棠摇了摇有些发懵的脑袋,开始拍门,一边拍一边喊:“阿拉蕾,开门啦!”

    门还是没有开,姜棠的手机却响了,掏出来一看,正是室友徐蕾发的微信:“糖糖,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你没回来,我以为你今天回家住呢,我男朋友从外地来看我,现在在屋里,可能不太方便开门。”

    姜棠看看手机上的时间,11点多了,这个点儿难道要回家?

    她妈妈早就睡着了,郁瑾女士每天忙的都是大事,身为中国好女儿,还是不要打扰她了,这年头只要有钱在身上,什么都不叫事儿,她要去酒店开房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