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姜糖微微甜 > 第一章

第一章

推荐阅读:
    刚刚把客户送回酒店,覃骁和同项目组的人相约到酒店附近的酒吧喝一杯,放松放松紧绷了一天的神经。

    一行男女个个衣冠楚楚,和周围的环境并不太搭,一进门就遭到了周围若有若无的打量。

    这一看,就有些收不回眼了。

    且不说几人颜值都在线,光是看那种全身上下,从头发丝到皮鞋都写满“我是精英”、“我很牛逼”、“我不牛逼也是在装逼”的样子,都让人忍不住多瞧两眼,毕竟事后要跟人吐槽也得先观察清楚了不是?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男人,年龄不大,绝对不超过三十岁,身材高挑挺拔,短发乌黑浓密,额头光洁饱满,剑眉星目,鼻梁高的像是整形模板,嘴唇形状完美但是勾出的弧度显得很是凉薄,配上弧度完美的下颌骨,不用化妆直接出街拍照,拍出的照片都不会比男模差。

    这男人五官抢眼还在其次,关键是身上的气势很足,一行人中他年龄不是最大,但显然以他为首,并且他对这种众星捧月的状态表现的很坦然,显然是久在上位的人。

    男人面上带着一丝疲惫和漫不经心,但锐利的目光随便一扫,被波及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心跳加速两下。

    极品!

    有他打前阵,后面几个看起来也很精英的男女都成了布景板。

    “靠!今天这是什么日子,这趟可算是来的值了。”这是酒吧里大部分人的想法。

    平常难得一见的极品帅哥美女,今天一晚上,在这么个不超过两百平米的中等规模酒吧里,居然就遇见了好几个!

    大饱眼福!

    这是一家清吧,音乐轻柔,灯光暧昧,大概是因为附近有不少商务酒店,所以里面还有外国人。

    在覃骁他们进来之前,酒吧里最抢眼的男人当属坐在吧台前面的一对金发帅哥,两人都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并且英俊,是那种不管哪个国家的审美都会认可的英俊。

    但是更吸引人目光的还是坐在两个异国帅哥中间的女孩,女孩乌黑润泽的长发顺着曼妙有致的玲珑身段蜿蜒而下,呈现出看起来很自然,但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理的弧度,头发那么长那么密,女孩身上穿的却很清凉,橘黄色亮片小背心,黑色热裤,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蛮腰,在长发掩映下若隐若现。

    女孩四肢和颈项都裸露在外面,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左手臂支撑在吧台上,雪白精致的右手握着透明的酒杯,酒杯里是猩红的酒液,随着女孩的动作一晃一晃,被吧台的灯光折射出迷离的色彩。

    这三个是少数没有关注覃骁一行的人,两个帅哥都侧身专注地和女孩说话,女孩则时不时转动着脸庞在二人之间切换,漂亮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闪现幽幽的光。

    “这背影我给满分!”组里的强森最喜欢长发美人,已经忍不住轻轻吹了个口哨。

    唯一的女成员朱莉已经忍不住拿眼白他“你刚刚不是说想回去睡觉吗?这么快不困了?这么精神不用喝酒了吧,正好给老大省钱了!”

    强森却不让她“老大怎么会在乎这点钱,是吧老大?”不等覃骁回应——当然覃骁也不会回应他——又调戏朱莉“再说了,帮老大省钱也省不到你腰包里,你当什么管家婆啊!”说完还跟周围的人一通挤眉弄眼。

    几人都轻轻笑了出来,朱莉的暗恋几乎成了明恋,在场的人除了覃骁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剩下的人都门儿清。

    就连今天来酒吧也是朱莉一力主张的,他们几个不过是朱莉拉来做陪衬的道具,如果不是单独请老大怕他不答应,恐怕朱莉根本不想看到他们。

    可惜他们几个都不看好朱莉,老大摆明了没这心思,有时候虽然说女追男隔层纱,但也要看追的是什么人,就老大那级别的,如果女人主动就行,早都能开后宫了。

    事实上自从认识他,就没见他身边有过什么女人。

    比如今天这样,几乎酒吧里所有的男人都注意到了那个看起来很尤物的女孩,老大偏偏就视而不见,只是一脸无聊地坐着喝酒,喝完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对朱莉时不时抛过来的眼神不视也不见。

    “嘶……”几道或长或短的吸气声响起,覃骁有些烦躁地睁开眼睛,顺着几个同伴的目光看过去,见那女孩已经转过身下了吧椅,首先入目的便是那一双笔直白嫩的长腿,再往上是纤细的腰身,背心下鼓鼓的胸脯还有修长如天鹅的颈项。

    然而所有这一切,也不如直接面对她脸所带来的享受。

    对,就是享受!

    女孩是那种一见惊艳,再看赏心悦目,反复看会让人心生喜悦的长相,梨涡隐隐,盈盈浅笑,显得很甜,非常甜,大概所有的男人都会希望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初恋可以在梦里回忆。

    这么一个甜姐儿,却又长着一副魔鬼身材,可谓是又甜又辣,这滋味,绝对够刺激——这是在座大部分男人的想法。

    女孩似乎是要去卫生间,和两个外国男孩打了声招呼就离去了。

    男人们的视线却一直尾随着她,甚至有几个人也顺势站了起来,大概也是去卫生间的……吧?

    就连覃骁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男人遇见特别漂亮的异性,多少都会有点管不住眼睛,但对他来说,也仅此而已了。

    覃骁继续意兴阑珊地喝酒,可他的同伴们却没这么淡定了。

    “我靠!是真绝色啊!这腿!这腰!”强森感觉喉头有些发干,猛灌了一口酒,眼睛却还舍不得收回来,喝完酒狠狠地擦了擦嘴角,不知道是擦酒液还是擦口水。

    另一个英文名叫吉米的叹了口气:“怪不得说一等美女漂洋过海,二等美女北京上海。看来这个也要出口了,咱们只能凑合凑合找二等的吧。”

    “找你个头!”朱莉被这群直男癌恶心着了,恨恨地也站了起来。

    “这女人可真是玻璃心”吉米被骂的有点下不来台,不过也只有在朱莉走远了他才敢吐槽“她自作多情个什么劲儿,我也没说留在北京上海的全都是二等美女,就她,卸了妆估计也就勉强能称个五官端正。”

    几个男人呵呵笑了几声,瞟了一眼覃骁看他没什么反应,便放心了,心里倒有些同情朱莉起来,反而不好再说她,转而开始扯别的。

    谁知过了一会儿朱莉回来的时候却满脸放光,一脸压抑不住的兴奋:“你们猜那女孩做什么的?”

    听到跟尤物有关,大家都来了兴致,知道朱莉这是在女厕所有所斩获了,纷纷开口询问。

    只见朱莉撇撇嘴,带些鄙夷,带些兴奋,还有淡淡的优越感,偏偏姿态还故意轻描淡写,嘴里却毫不留情地爆出大雷:“不过是只鸡罢了!”

    “啊?不能吧!”强森率先叫出来,这女孩从头到脚都是按照他梦中情人的样子长的,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朱莉鼓起脸,瞪了强森一眼“有什么不能的,我亲耳听见她打的电话,电话里跟人说她最近要用钱,所以出来接客了,最近客人挺多,接完这个接下来也闲不住,就是客人不怎么好伺候,还说她就是吃青春饭的,也没办法,再做几年估计就考虑上岸了。”朱莉一口气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灌了一口,看了一眼覃骁,发现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死样子,忽然发狠道“这都是原话,我要是瞎编一个字,就让我头发掉光!”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朱莉也算个清秀佳人,唯独头发稀少,她又是个女人,同事们多数海拔都高过她,万一哪天头发没打理好,和她离的稍近些都能看清她头皮。

    这是她人生一大憾事,也是雷点,一戳就爆,如今既然拿来发誓,那多半不是假的。

    几个男人瞬间都霜打了的茄子一样,颓丧地靠在沙发上不想再说话。

    偶遇女神般的人物,他们也大多只是纯欣赏,并不指望一定能有什么牵扯,可是女神变女表,心理上还是不怎么好受。

    “他们讲的是德语。”覃骁忽然开口,在大家都看过来的时候又加了一句“很流利,沟通自如。”

    有人直愣愣看着覃骁“老大,你还懂德语?”好崇拜啊!老大好像是在美国读的书吧,这么牛逼吗?

    覃骁冷冷地斜了他一眼,不过还是解释一下“我不懂,只能听出来不是英语,还有几个德语单词。”

    “原来这样。”大家松了口气,就算覃骁藤校毕业学历耀眼智商出众,但做人太过逆天的话也是会招人恨的!

    “对啊!”强森突然反应过来了“你要说做小姐的为了拉客学几句英语我信,可谁会专门去学小语种啊?况且都学到谈笑风生沟通无障碍了,还特么去做鸡,脑子没毛病吧?!”

    除了朱莉,大家再次面面相觑,男人们已经认可覃骁和强森的分析了。

    朱莉冷笑:“你们不信算了,反正我只信我听到的。”

    话音刚落,大家又抽了口气,这次被围观的是俩白人帅哥,两人的头发一个金棕色,一个浅金色,此刻凑在一起说话,说着说着金棕色忽然亲了浅金色一下,虽然一触即离,还是让一群直男大跌眼镜。

    而此时女孩也回来了,招呼侍者结账,女孩买了单,然后一手挽一个帅哥向门外走去。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酒吧里的人个个目瞪口呆,却又心潮澎湃,嗡嗡嗡的到处都是议论声。

    朱莉涨红了脸嘟囔一句“乱七八糟。”

    覃骁却也站了起来也招呼人结账,付了钱丢下一句“都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别迟到。”便自顾自离开了。

    还是强森怜香惜玉,看着兀自生气咬嘴唇的朱莉道“老大喝酒开不了车,不是故意不送你的,走吧,咱俩方向一致,我打车先送了你再回家。”

    朱莉跺跺脚,却也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