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娇女应如是 > 22

22

推荐阅读:
    乾坤殿那边儿,自然是收到了梵音的回复,来喜对梵音一日之内回了消息是哑口无言,暗道还真叫陛下给猜中了。

    倒是周斐仁,微微一笑,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不过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些话。

    听得来喜附耳说完后,周斐仁眼眸微微一闪,不由的轻笑一声:“朕就知道,这小东西一点都不安分,果然是另有所图,还想逃走?朕倒是想瞧瞧,你能逃到哪儿去。”

    …………

    乾坤殿事务处理完后,周斐仁便回了御书房,而那边时刻注意着他动向的裴衣伊自然也收到消息,本前去乾坤殿的路线一改,又朝御书房而去了。

    心里却是轻叹了口气,她的本意也是这次去乾坤殿探一探,若是柳梵音能进去,她是否能进去?

    若是厚此薄彼,那这其中深意,就值得深思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到了御书房,叫人通禀了一声,倒是没有任何言语的直接叫她进去了。

    裴衣伊深吸口气,换上一副淡笑迈步而入,转过屏风,便见得周斐仁正端坐在桌案后处理政务,眉宇间染上一丝疲色。

    裴衣伊本另有心思,见状也忍不住微微心疼,赶紧上前唤了一声陛下。这才惹得周斐仁抬头扫了一眼,‘哦’的一声:“是伊妃来了,有何事?”

    裴衣伊听闻此言,心中颇有些酸涩。

    曾经的周斐仁韬光养晦,表面上的风流浪子模样不知道骗了多少人,可也只有他们这些长久跟在他身边儿的人才清楚,这位可不是什么风流倜傥的浪、荡公子哥儿。

    说句不该说的话,裴衣伊都怀疑他是否记得自己和姚珠儿之流的名字都是个问题。

    敛下心思,她微微一笑,上前道:“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臣妾近来听闻陛下操劳国事,已经熬了好些日子,心里担忧,遂熬了些清心静神的补汤给陛下送来。”

    说着,上前自然而然的走到周斐仁身后,伸出柔柔纤手给他轻轻的揉捏起脑袋,周斐仁也不曾拒绝,微微闭上眼享受,经她一按,几日来的疲惫倒真是轻松了些。

    他不由轻笑,道了声:“伊妃有心了。”便不再多说。

    裴衣伊见状,不由轻叹口气,又略带埋怨的道:“陛下也是的,国事再操劳,那也得以您自个儿的身子为重,您若是垮了,这江山社稷可又如何?毕竟您的身体才是国之根本呢。”

    周斐仁淡淡的‘嗯’了一声:“你不用担心,朕自有分寸。”

    裴衣伊听罢,自然也不好再多说,稍按摩了两下,周斐仁叫了停:“朕记得伊妃倒有一番好手艺,既然送来了,那便呈上来罢,也没得浪费你的一片心意。”

    裴衣伊听罢,脸上涌现喜色,退后应是,又赶紧唤了自己的贴身宫婢进来。而后将食盒打开,一蛊汤,几碟儿小嘴儿食。

    一一给周斐仁呈上,还没给周斐仁用呢,一侧候着的来喜忙就上前,先对着裴衣伊道上一声抱歉,而后在裴衣伊微愣的模样中拿出工具,对着一干菜色补汤先试了试毒。

    确定没问题后,这才抱歉一声,笑呵呵的道:“娘娘勿怪,实在是宫中近来不安稳,有些时候防不胜防,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的。”而周斐仁神色淡淡,并没有多说,显然是默许的。

    裴衣伊不是傻子,自然对这清清楚楚,即便有不满,神色也并无变化,清清淡淡的颔首一笑:“倒是本宫的疏忽,公公有心了,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的。”

    来喜笑而不语退到一边儿,裴衣伊这才给周斐仁道:“陛下,您尝尝吧。”

    周斐仁点头,接过尝了几口,赞了几句,惹的裴衣伊笑吟吟的。

    二人如此稍过一会儿,简单的用了些,饱了肚子,周斐仁也觉得有些困意,便起来消消食儿,见着一旁静立伺候的裴衣伊,略沉吟,道了句:“陪朕走走吧。”

    裴衣伊微愣,而后反应过来,眸中一丝喜色稍从即逝,忙敛礼应是。

    二人也没走多远,就在院子里走了走,周斐仁的院子里有一颗高大的树木,如今郁郁葱葱,清风一吹,随着阳光便送来了一旁开的正鲜艳的花卉香气儿。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半响,周斐仁回头扫了一眼后面紧紧跟着的女人,见得她秀眉微皱,似有忧色一般。

    周斐仁略一沉吟,心知对方今日前来,四分真心,六分他意罢了。

    本不欲理睬,可转念一想,如今的后宫事务全是她一人把持,且不多时自己将要出宫,若是届时后宅乱起,怕也是不得安宁。

    如此一想,心中不由轻叹,面上神色如常,突然便问了句:“伊妃有心事?”

    毕竟是身边儿的老人了,哪怕没有什么感情,可这么多年,相敬如宾却是也有些情谊的。

    对这裴衣伊,他也清楚一些,知道自己若是不问,估计她就得憋着。

    他没那么多心思和她弯弯绕绕,索性自己开口问了。

    裴衣伊闻言,心中一动,喜意渐起,却不好直接就回了,略微勉强一笑,委婉的回了句:“陛下多虑了,臣妾能有什么心事儿,不过就是些日常事务罢了。”

    她倒是聪明,没有把话说死,在惹人喜恶之间取了个平衡。

    “哦?”周斐仁一听,就知道自己所猜测不错,心中冷嗬一声,面上略挑眉侧首问起:“伊妃如今执掌后宫事务,既不是女儿家心事,如此说来,倒是后宫事务烦扰了?”

    “这……”她面上迟疑一下,而后咬牙,直视周斐仁:“陛下,实不相瞒,臣妾这里,倒的确有件事情,想要和陛下探个底儿。”

    周斐仁转身,手中折扇一挥,在胸前翩翩扇动,面无表情:“说。”

    “陛下,事情是这样的,有姐妹听说,昨儿太后娘娘去了乾坤殿,而那乾坤殿,是什么场所,姐妹们都是清楚的,寻常女眷不得而入,太后娘娘这番一去,宫中姐妹们心里都有些不解和不平,还有人甚至叫嚣着日后也要去乾坤殿找陛下。臣妾压了一压,却是无法,姐妹众多,倒是不好多说。是以,臣妾没办法,想着前来问问陛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