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斗锦鲤[穿书]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
    也就半个小时,其其格就坐上了齐渊的车。

    “现在要去哪里?”

    其其格真心不太了解牧仁,不知道他突然消失会去哪里。

    “另外一路人已经去了老牧的父母那里。咱们怎么走,听你的。”

    “你跟牧仁有仇吧?”

    不然为什么要听她一个不了解他的人。

    齐渊直接甩她一个眼刀子,认真说道:“你还是好好想想,最近老牧跟你说过的每一句话,特别是一些地方?”

    既然齐渊这么相信她,其其格也不废话,直接仔细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最近她跟牧仁没怎么聊天,只因他最近很忙。

    几分钟后,其其格终于想到一个地方。

    “是不是去诺尔草原了?”

    当初他当初答应自己,做她的男朋友,好像就是在诺尔草原。

    其其格觉得能让很理智的牧仁做出当别人临时男友这种事情,一个方面是他当时心情极度不好,另外一方面是他所在的那个地方让他精神放松了。

    可其其格最觉得有可能的地方,却是招来了齐渊再一次甩她白眼。

    “牧仁父母的家就在诺尔草原,你的意思是他在他父母那里?”

    说话间,齐渊的电话来了,只听他问对方:“不在那边?那就算了,不要让他父母知道他不见的消息。”

    齐渊挂了电话,更加着急了,所以他越发把希望寄托在了其其格身上。

    较为有耐心的询问其其格:“你再想想,他会在诺尔草原的什么地方?”

    其其格所以就问起十几天前,牧仁是从什么地方回到辽市。

    “那段时间他去了一趟诺尔草原的大牧场旅游区。 ”

    齐渊怀疑其其格这个判断,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准备听她其他的猜想。

    可其其格却狠狠点头,催促齐渊。

    “就是这里,咱们现在就去。”

    齐渊更加奇怪地问:“你确定?”

    “先去看看看。”

    别人可能觉得那个地方很普通,可在其其格的认知里,那个地方很特别。

    所以她尝试去那里寻找突然玩起失踪的那个男人。

    “那就听你的。”

    齐渊没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最后开车直接奔向了大牧场旅游区。

    几个小时以后,齐渊和其其格就看见了许多个大蒙古包矗立在草原上。

    远远望着那边的旅游人有很多。

    下了车,齐渊带着其其格直接去了一个连在一起的几个蒙古包那边。

    “如果他真的在,那一定能在那边找到他。”

    原来开发这片旅游区的人就是牧仁,所以那边是旅游区的办公区,里面有一处蒙古包就是牧仁专用的蒙古包。

    其其格此时顾不上想其他事情,脚步很快,就是想要看看牧仁这个男人在不在这里?

    这片蒙古包用一人高的竹篱笆全部围了起来,大门口还有人守着。

    齐渊他们想要进去,可是门口的老人根本不放人。

    “大爷,我们不进去,那能不能告诉我们左边的那个最大的蒙古包有没有人住?”

    看门的大爷肤色暗红,也很粗糙,可一双眼睛不浑浊,反倒宛如草原上的鹰一般有神,所以在老人坚持不让他们进去之后,其其格好言好语地说道。

    看门大爷可能看着她态度不错,所以臭脾气也缓和了许多,缓缓道:“人出去了。去哪了,我不知道。”

    牧仁真的来这里了!

    齐渊第一反应是看向其其格。其其格可顾不上齐渊是如何的惊讶。

    而是再次笑着问大爷:“大爷,那人是从哪个方向走了?”

    大爷也不说话,可却用长长的大烟杆儿,往右上方指了指。

    “谢谢大爷。”

    是真的感谢这个脾气不好,可还是好心的大爷。

    其实其其格不知道自己给守门大爷发的好人卡,根本就给错了人。

    人家大爷可不是见谁都这么好心的给你指路。

    毕竟牧仁那可是他们这些老弱病残的牧区牧人的大恩人。

    如果不是看其其格双眼清澈,他才不会告诉他们。

    其其格他们走了,只有一条腿的大爷,拄着拐杖从双人大小的蒙古包走了出来。

    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一点点走远了。

    他虽然一辈子见过的人,还没有见过的牛羊多,可看人的眼力却不输别人。

    他们大牧场旅游区的老板来的时候,虽然什么话也没说,可他就是发生他的心情极其不好,好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刚才他们说是老板的朋友,他希望这些人找到老板,能够解开老板的心结。

    可是老人不知道,牧仁的心事那这么容易解开。

    齐渊和其其格一前一后,往那个方向走去,距离蒙古包越来越远,牧草也原来越茂盛,有的地方都已经跟其其格半截的小腿一样高了。

    边走边望着四周,想要发现牧仁所在的地方。

    好在又过了十来分钟,两个人同时看见了正前方那背着阳光坐着的高大的身影。

    “你怎么不走了。”

    齐渊听到后面没了声音,回头看见其其格没有要跟他一起过去的意思。有些疑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你先过去吧。我怕,有我在,他不愿意吐露心事。”

    这倒是实话,其实对于牧仁来说,她其其格还真得算是半个陌生人。

    如果她是牧仁也不会愿意在对方面前说为什么要突然消失不见人。

    齐渊多看了其其格一眼,最后还真得被她说动了。

    “那你在这里等等。”

    、

    其其格点头,看着齐渊一点点走过去。

    眼神冰寒的牧仁在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向他走来的齐渊,眉头轻皱,显然是不希望这个时候被打扰。

    察言观色后的齐渊站在了距离牧仁一米的距离,问:“有心事?”

    可牧仁手里拿着牧草叶子,正在编制一个,还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

    听到齐渊说话,他抬头看了齐渊一眼,什么也不愿说,再次低头看着在他手里被翻来覆去的草叶子。

    齐渊越发不敢放松,再次试着说道:“其其格也来了……是她找到的你。”

    原本不理睬他的牧仁,终于再次有了反应,这一次不是看得齐渊,可是坐直身体往齐渊刚才来过的路上望去。

    终于他看见了那抹随着微风,发丝飘动的人。

    牧仁终于再次看向齐渊:“送她回去。”

    齐渊心里一边惊讶什么事情居然能把原本虽然有些冷,可还有点人气的牧仁折磨成了如今像极了冰疙瘩一样,另外一边也惊讶于牧仁对其其格真心不一样。

    其实齐渊以为的不一样,在牧仁心里完全是另外一番解释。

    牧仁觉得其其格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边的人,如今他虽然心情极度不好,可也不想把这份坏心情蔓延到她的身上。

    “只怕这话需要你亲自跟她说了。”

    面对牧仁再次投来的目光,齐渊咽了咽口水,暗道,老牧怎么更加渗人了。

    就在齐渊额头冷汗要掉下的时候,牧仁把手里编得东西扔在了地方,并且在他走路的时候,刚好一脚踩在了上面。

    他没有丝毫停顿,继续往其其格那里走去。

    齐渊刚好看见这一幕了,心里越发提了起来,这些细节,越发说明如今的牧仁心情真得极度不、爽。

    其其格远远看见牧仁往自己这边走来了,开始还有些高兴,可在看清他脸上表情以后,她有些后悔跟着齐渊这猪队友一起出门了。

    之前她完全可以给齐渊指出这个地方,然后让他自己来。

    可如今朗朗乾坤之下,她全身冷。

    “怎么了?怕我?”牧仁一见面,就如此问。

    其其格被他的不客气气笑了。

    因为生气倒是又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眼神好像冰窖的牧仁。

    “那你倒是希望别人怕你,还是不怕?”

    瞧着明明有些不敢看他,可如今却又强装着跟他对视,跟他说话的人。

    牧仁终于再次开口:“跟齐渊回去吧。”

    听着他面无表情的嘱咐她回去,其其格却摇了摇头,并且低头,不跟他对视。

    这个时候牧仁看着她的头顶,沉默了好久也没有说话。

    “你想不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牧仁突然再次开口。可刚说了一半儿,就被其其格的话打断了。

    “不想。”其其格突然如此说话。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牧仁冰凉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